新闻快递>>
【现场】第二届“儒风墨韵大美天水”书画展在天水文化馆举行    【快讯】丝路寻根 相约天水    【现场】35路公交车今日将驶入成纪大道    【现场】秦州区岷山路一辆小轿车撞上出租车    【快讯】天水市法院重点工作推进会召开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水人文>>伏羲文化
安志宏:以大地湾为时空座标探寻伏羲和伏羲文明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姚宇 2016-05-31 08:42:36 星期二     字体设置:

    以大地湾为时空座标探寻伏羲和伏羲文明

    安 志 宏

    大地湾文明是截止目前渭河流域的天水地区发掘出的规模最大、时间最早(六万年以前)、延续时间最长、文物珍藏量最丰富、文明程度最高的原始社会人类聚居村落遗址。〔1〕它在时空内涵上与口传史、史书记载所说伏羲生于成纪(天水)的时代相重合。这一历史现象,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历史的巧合,它是有一定因果关系的。我认为大地湾文明完全能够孕育出伟大的伏羲,伏羲也能缔造历史辉煌。以大地湾文明为时空座标,再结合天水地区已探明的500余处新石器时代遗址,探讨伏羲和伏羲文明,它不仅可以弄清两者之间的关系,弥补原始社会无文字记载的不足,也才能彻底澄清伏羲是传说中人物的说法和揭开伏羲文明的面纱。

    一、伏羲口传史与渭河流域(天水)原始氏族的关系

    伏羲作为历史存在究竟是一个具体的人物,还是原始氏族的称号,因为当时没有文字记载,在后来有文字的时代,人们依据世代口传史记载的古文献语焉又不详。据《帝王世纪》、《三皇本纪》和《遁甲开山图》记载,伏羲确有其人,都说“伏羲生于成纪”。《后汉书•隗嚣传》刘绍注云:“成纪县在陇城县西北。”汉陇城县治即今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陇城镇。成纪县于北宋初移至今天水市秦州区。《水经•渭水注》云:“故渎东迳成纪县故城东,帝太皞庖牺所生之处也,汉以属天水郡。……瓦亭水又西南,出显亲峡,石岩水注之。水出北山,山上有女娲祠,庖牺之后有帝女娲焉。与神农为三皇矣。”在位一百二十年或一百十一年。唐柳宗元《观八骏图说》亦说:“伏羲氏,女娲氏……是亦人而已矣。”这些记载把伏羲看成一个具体的历史人物。另据汉代《遁甲开山图》云:“女娲氏殁,大庭氏王。次有柏皇氏、中央氏、粟陆氏、骊连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混沌氏、昊英氏、有巢氏、葛天氏、阴康氏、朱襄氏、无怀氏、凡十五代,袭庖犠氏之号。一千陆佰年”。似伏羲氏又代表原始氏族,袭“伏羲号”延续了上千年的历史。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证明,在夏朝建立之前,我国则处于漫长的原始氏族社会阶段。据文献记载:“黄帝时有万诸候”,说明在我国夏代以前曾经存在着许多氏族组织。古代许多文明成果绝非某一位“圣人”所创造,而是由分布在各地氏族的先民们,在数千年乃至近万年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劳动创造的,是集体共同的智慧结晶,这已为中国现代考古学实践以及华夏文明多源说和区系类型学理论所证实。

    在我国古史记载中,通常将伏羲、女娲、神农(炎帝)、黄帝作为远古时期相继发展的几个历史阶段。对于神农、黄帝的历史,古史中有更多记载,《礼记•祭法•正义》和《春秋命历序》等书均谓“炎帝八世,五百二十年”。《竹书纪年》则说:“黄帝至禹为世三十”。如果我们将伏羲氏作为一个具体人物,那么就根本无法解释伏羲、神农和黄帝延续数千年的传说记载。过去我们常常依据古史中“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的记载,认为伏羲氏是中国最早的帝王,实际上,伏羲时代国家还没有建立,此处的“王”同“旺”,有“兴旺”之意,从这个意义上理解,伏羲代表着远古时期一个兴旺的时代,我们姑且称之为“伏羲时代”。因此,从口传史的比较角度分析,伏羲起初是部落一位杰出而具体的人,后来则逐渐成为原始氏族部落的称号,袭“伏羲号”多代,〔2〕延续上千年,形成漫长的“伏羲时代”。后世人把原始先民不同时期的创造发明,都叠加在一位伟人身上,或以伏羲的名字命名,伏羲成了智慧的化身,才更符合历史实际。

    既然伏羲氏代表着一个漫长的原始氏族时代,那么它与渭河流域的天水地区的原始氏族的关系是怎样的呢?下面我们通过口传伏羲史、民俗材料并结合天水大地湾遗址以及天水目前已经探明的500多处史前考古资料,进行综合分析,就能够寻找到伏羲,和袭“伏羲号”的氏族活动的历史痕迹。伏羲作为具体的人,最初出生于天水(成纪),他“立九部,设六佐”,以“龙”治宫的记载在很多古史中,言之凿凿,并为学界所认同。〔3〕因此,伏羲氏族首先发祥于天水的渭水流域,并在天水发展壮大,随着人口繁衍增多,逐渐迁向四方。据《竹书纪年•太昊庖羲氏》记载:太昊伏羲氏“命朱襄为飞龙氏,造书契;昊英为潜龙氏,造甲历;大庭为居龙氏,造屋庐。浑沌为降龙氏,驱民害;阴康为土龙氏,治田里;栗陆为水龙氏,繁滋草木,疏导泉流”,“以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是谓龙师而龙名”。这些后世记载说明伏羲氏族是一支由众多氏族组成的较大的部落,并以龙为氏族图腾。而目前天水已发现的以大地湾遗址为代表的多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已表明,在距今大约10000年到4000年之间,天水渭河(俗一直口传为禹河)及其支流耤河(羲河,后世为尊者讳改名)、榜沙河、葫芦河(与伏羲、女娲有关。显亲峡,民间有伏羲、女娲成婚之地的说法)及其西汉水两岸的广大地区,曾星罗棋布似的聚居着500多原始氏族,存在着一支较大的部落,这在考古学资料上显著的特征就是出现了较大的聚居村落遗存。经科学考古发掘,天水大地湾、师赵村两处新石器遗址就存在着由各种建筑物结合在一起,加上葬地、防护设施等构成的聚居村落,尤其是大地湾遗址F901,房址面积290平方米,为多间式,前有辉煌的殿堂,后有居室,左右各有厢房。这座九柱特大房子前面有广场,广场上耸立着两排柱子,这些桩子可能是代表各氏族或部落的图腾柱[4]。 F901大房子显然是氏部部落集体活动的场所。对于氏部制度的研究证明,在整个氏族社会中,氏族是构成社会的基本细胞,每个氏族都有各自特有图腾信仰和氏族名称,并以此区别于其他氏族,而在氏族内部,每个氏族成员以及首领则以自己所属的氏族图腾作为标记,并以所属氏族的名称作为个人的私名。在氏族社会中,个人的私名与氏族名具有极大的一致性,而在每个胞族及部落,个人的名字也就表明其氏族(参见马克思《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因此,伏羲由最初部落杰出首领,逐渐演变成氏族部落的名号,世袭多代。考古发掘证明,我国远古社会的确存在着以龙为图腾的伏羲氏族部落,而且同天水原始氏族的活动有着密切联系。

    二、伏羲氏族时代界定

    前已述及,伏羲氏族首先发祥于天水渭河(禹河)流域,并且形成以伏羲氏族为核心的较大规模的原始部落,那么伏羲氏族起源于何时?相对于考古学文化如何界定其时代?这是值得探讨的学术问题。目前,对伏羲时代的界定在学术界主要有四种观点:1、起源于大地湾一期文明,距今6万—8000年[5];2、二期距今8000—7000年[6];3、相当于前仰韶文化和仰韶文化时期,距今约7000—5000年[7]。4、相当于马家窑文化时期,距今5800—4000年。在考古学文化上给伏羲氏族以科学界定,这对研究伏羲文明有现实意义。伏羲氏作为我国原始社会的氏族首领,经历了千年以上的“袭号”阶段,袭用伏羲名号的氏族血缘部落,至少传了十五代。他们的活动必然会留下许多历史的痕迹,透过口传史本身所拥有的各种历史信息,结合相关考古的物质遗存,就能够为伏羲时代的界定下一个科学的定义,从而了解伏羲氏族所处的社会发展阶段。

    根据文献记载,伏羲又称包羲、宓羲、庖羲、伏戏、虑戏等,这些名号与伏羲时代的畜牧渔猎经济形态有关。战国《尸子》谓:“伏羲氏之世,天下多兽,故教民以猎”。秦《世本》说:“取牺牲以供庖厨,故曰包牺氏;养牺牲以充庖厨,故曰庖羲氏”。《三皇本记》载:伏羲“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牺氏,养牺牲以充庖厨,故曰庖牺”。宋罗泌《路史•后纪》谓:“伏羲氏豢育牺牲,伏牛乘马”。《史纲评要》说:伏羲氏“养六畜以充庖厨”。类似的记载还很多。另据北宋刘恕《资治通鉴外记》记载:伏羲“命栗陆为水龙氏,繁滋草木,疏导泉源”。说明在伏羲时期农业生产也有一定发展[8]。此外,口传史说伏羲“制嫁娶以俪皮为礼”,创立了婚嫁制度,使我国原始氏族社会长期实行的血缘婚或对偶婚得到了根本变革。

    由上述文献记载可知,我国原始渔猎畜牧业是伏羲时代主要的经济形式,同时,原始农业也得到长足发展,婚姻形态开始由对偶婚向父权制家庭或一夫一妻制过渡。相传在伏羲时期曾有过许多发明创造。如:始画八卦,封姓,创造书契,以龙记官,制瑟作乐,造屋庐,改善居室,作甲历,定节气及创立占筮之法等。考古发现和研究结果表明,以上这些社会变革和发明创造中有很多最早出现于我国新石器时代的中、晚期阶段。如:我国原始渔猎畜牧业的兴起出现于大地湾二期和马家窑文化时期,其年代经鉴定为距今10000___7000多年;家庭形态的萌芽最早出现于天水仰韶文化晚期,距今约6500年,占筮之法的创立最早出现于天水马家窑文化石岭下类型,距今约6000年;文字的早期形态刻符最早在大地湾二期,更多地出现于仰韶文化时期;原始殿堂或宫殿式建筑最早出现于天水大地湾仰韶文化晚期,其年代距今约5000年;最早的龙图出现于天水马家窑文化石岭下类型,距今约6000年。因此,证明伏羲氏族也应当主要生活于我国新石器时代的中晚期,处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变时期。根据考古发现,大地湾仰韶文化中、晚期,氏族社会已经开始了这种历史转变的进程,甚至较发达地区已过渡到父系氏族[9]。就目前的资料来看,学术界一般认为,炎帝、黄帝部落存在的时间应相当龙山文化时期,即距今约5000—4000年,那么伏羲氏族存在的时间下限最迟不低于距今5000左右。通过上面分析,可以对伏羲氏族存在的时间得出一个基本结论, 5000年是个标杆,即伏羲氏族生存的时间约在10000年至5000年之间。在考古学文化上相当于大地湾遗址第二、五期的仰韶文化二期和晚期,以及马家窑文化的石岭下类型,延续数千年。

    三、葫芦河、渭河和西汉水流域是伏羲氏族早期活动地域

    葫芦河地处甘肃东部,是渭水上游的一条支流,发源于宁夏西吉县,向南流经天水秦安安伏、叶堡和兴国,最后在天水市麦积区三阳川汇入渭河。流域内主要包括陇山(今六盘山)以西的宁夏西吉县、隆德县、甘肃静宁县、庄浪县、秦安县和天水市渭河以北地区、以南的西汉水流域。该区域地貌形态主要为黄土梁、峁及少量的河谷川地,土壤肥沃,古代气候温和,森林茂密,植被、水源涵养很好,适宜于人类生活居住。考古证明以新石器时代遗址为主要内容的文化积淀异常深厚,因此,该区域在地域和文化上,对研究渭水和汉水上游原始氏族部落的活动和发展变迁颇具典型意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对这一地域得到学术界的普遍关注[10]。伏羲氏族是渭水和汉水上游的一支较大的氏族部落,在其活动地域内必然会留下较大的聚落遗址。根据考古发现,渭水和汉水上游的新石器时代较大规模的聚落主要集中在葫芦河流域,其中以大地湾遗址为代表,已成为我国探讨中华文明起源的重要遗存。同时,这里也流传着很多有关伏羲的民俗学资料,通过了解葫芦河流域古遗址的空间分布、遗址功能及社会组织结构,结合当地口传史,可以有力地证明葫芦河流域是伏羲氏族的早期活动地。下面,我们从考古学及民俗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一问题。

    其一,从考古学文化序列及聚落量值变化看。渭河上游葫芦河流域的旧石器和新石器考古学文化序列为:大地湾早期——(距今6万年前,属于旧石器时代)——大地湾一期文化——仰韶文化(早、中、晚)——常山下层文化(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其聚落数量及量值变化为:大地湾早期仅探掘1处,大地湾一期遗址1处,仰韶文化早期遗址21处,仰韶文化中期遗址47处,仰韶文化晚期遗址106处,常山下层遗址81处,齐家文化374处[11]。葫芦河流域考古学文化序列和聚落量值变化,直接反映出该地区新旧石器时代文化长达60000——4000余年连绵发展的历史脉络,并且可以看出,从仰韶中、晚期开始,遗址数量开始增多,聚落和人口密度加大。通过遗址调查和器物类型学分析,这一时期都是以石斧、石铲和石刀等为生产工具,以及使用大量的陶器的定居农业文明,该地区各文明中的游牧或畜牧经济成分从南向北逐渐增强,表现为居无常址,陶器少而粗糙,羊、狗等牲畜骨骼多见,北方游牧文化的生产工具和装饰品开始出现,并逐渐增多。考古学分析的结果表明,葫芦河流域也可形成某些大的中心聚落[12]。无论是从葫芦河流域遗址数量变化和中心聚落的产生,还是从畜牧业(大量动物骨头等)、农业(粟、油菜籽等)经济形态的并存和聚居村落的数量来观察,该地区古文明较多地反映出伏羲氏族早期活动的历史信息和存在的客观历史条件。需要说明的是:大地湾控制面积为1060万平方米,保护面积为275万平方米,目前发掘的面积仅占已探明面积的0.5%。

    其二,从关陇地区考古发掘的关联度上看,以大地湾二期遗存为代表的老官台文化,同仰韶文化半坡类型有着明显的传承关系。“继大地湾之后,甘肃天水师赵村、西和(西汉水流域,历史上归天水管辖)宁家庄遗址都发现了老官台文化遗存,陕西关中一带的情况同甘肃东部渭河流域大体相同。由此看来,老官台文化的分布区域也正是仰韶文化半坡类型的主要分布区。如果将上述分析扩展到整个渭河流域,那么由大地湾、北刘下层经老官台、元君庙H406遗存,再经师赵村、北首岭下层到仰韶半坡类型这样一条发展演进的序列则清晰地树立在人们面前。这个序列无可辩驳地说明以大地湾为代表的老官台文化就是渭河流域的仰韶半坡类型的祖先和渊源” [13] 。

    其三,从考古发现来看,大地湾遗址的科学发掘为我们揭示了中华文明初创时期的历史场景,有专家研究指出“从各方面分析,大地湾遗址与史载的伏羲生于成纪的传说,不仅有其文化的内涵联系,而且有许多特征是十分相近的”[14]。葫芦河流域也是古成纪的中心地带,该地属于叶堡盆地。东汉时称显亲川,唐称敬亲川,明清时称阳兀川。《旧唐书•地理志》秦州条说:“开元二十二年,缘地震,移治于成纪之敬亲川”。明代,在阳兀川何氏地掘得一石刻,上有“成纪”字样。1965年,叶堡乡杨家沟唐墓发现刻字砖一块,可辩认部分有“口(秦)州成纪县安乐乡安乐里”字样,可以证之。

    其四,彩陶纹是新石器时代最引人注目的艺术之一。最能代表仰韶文化工艺的是彩陶艺术。早期以红地黑彩或紫彩为多,中期盛行先加白衣或红衣为底,再绘黑色、棕色或红色的彩绘。多见几何图案和鱼、鹿、鸟、人面、花瓣等纹饰。一些陶器上附有动物、人物画像或有类似原始文字的刻划符号,天水发掘出的新石器里面的动物纹尤其丰富,常见的有鱼纹、鸟纹、壁虎纹、蛙纹、猪纹、羊纹等。在中国黄河流域的渭河流域、大夏河流域和汾河流域的地区,都留下了以动物纹作彩陶的器物,鱼纹是最常见的形象之一。人面鱼纹彩陶盆是典型例证。

    其五, 从民俗学的角度看,伏羲时代是没有文字记载的远古时代,自古以来,就流传着很多关于伏羲的民间风俗习惯、口传史、口头文学等民俗学资料,它们与文献记载、考古材料一起在证实伏羲氏族活动的客观存在方面起着巨大作用。有关伏羲的口传史和民间风俗在渭水和西汉水上游古成纪的地理范围内广为流传,地域包括甘肃静宁、庄浪、秦安、甘谷、武山、麦积、秦州、渭源、陇西和通渭、西和、礼县等地,其中葫芦河流经的静宁、庄浪、秦安、麦积三阳川保存下来的民俗学资料更为集中和突出。葫芦河一段时间又称瓦亭水,《资治通鉴•唐纪十四》胡三省注云:“瓦亭水出陇山,东北斜趣,西南流,经成纪、略阳、显亲界,又东南出新阳峡,入于渭”。之所以后来又叫葫芦河,这和这条河两岸自古种植葫芦崇拜伏羲的风俗习惯有关。据著名学者闻一多先生考证认为,伏羲女娲皆为“刳瓠”的词源关系,证明伏羲、女娲“即”葫芦[15]。考古发现,该地区仰韶文化中晚期遗址中出土大量葫芦形典型器物,可证远古风俗,这种种植葫芦的风俗一直保存至今。这里民间还留传着伏羲女娲兄妹二人大洪水来临之际,躲进大葫芦,洪水过后,结亲繁衍人类的传说。前文所引“显亲界”地域在秦安郭嘉玉钟峡谷,即因伏羲女娲结亲而得名。另外该流域很多地名也与伏羲有关,如秦安的魏店、安伏两乡,聚居有大量伏姓居民,相传是伏羲的后裔,魏店乡有伏家湾、伏家河、伏家峡、伏家梁,安伏乡有伏家洼、伏家湾等。伏羲女娲“风”姓,天水有大量与风有关的地名,如:风沟、风台、唐家风台、大风台、封姓石(传为伏羲封姓氏的遗址)、龙马洞、邽山(今凤凰山)、卦台山等等。同时,秦安农村各地和秦州耤口、关子等地的寺庙内供奉着一尊女身像,一般认为是女娲的化身。这些民俗学材料和大量地名的物化活存,反映了葫芦河及渭河流域自远古流传下来的与女娲伏羲有关的风土人情、地域特点和客观历史,也是女娲伏羲氏族活动于该地的人类远古记忆。

    通过以上口传史、民俗学材料、文物遗存、文献记载等各种资料的综合研究,我们认为,大地湾文明在时空内涵上都与伏羲文明有较高的吻合度。夏代以前,渭河流域中上游是中华民族最繁荣的地区。葫芦河及渭河流域不仅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而且有许多历史迹象表明,该地原始氏族遗存与伏羲氏族的早期活动有着密切联系。大约在相当于大地湾仰韶文化中晚期,伏羲氏族主要活动于该流域,并创造了极其丰富的原始文明(伏羲文明),其分支沿葫芦河谷地带南迁到达天水市三阳川,然后沿渭水西迁至甘谷、武山、通渭等更西的地区,有的部族东迁至秦州区、陇南的西汉水流域,有的部族沿渭水越陇山至宝鸡、中原一带,最后与中原部落融合,形成了华夏民族,缔造了中华文明。另一支则沿西汉水迁至西南的四川、云贵等地。

    注释:

    [1] [5] [8]据最新考古证明,大地湾遗址最早年代60000年。(见张东菊,陈发虎等.甘肃大地湾遗址距今6万年来的考古记录与旱作农业起源[J].科学通报,2010,(10).)大地湾遗址从仅发掘的0.5%面积出土的四千余件陶器、一千七百余件石器、一千六百余件骨角器、三百六十多件蚌器和装饰品,动物骨骼、植物木炭标本、植物种子、聚居村落、原始宫殿和水泥地面等看,其文明程度是很高的。

    [2]安志宏:《远古部族首领多故里溯源——兼论上古时代的“袭号”现象》,载《天水师范学院学报》,2009年,第3期,第56页。

    [3]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龙到底来自哪个民族的图腾崇拜呢?据较早较可靠的古代文献记载:远古时期,中国大地上曾先后出现过一些著名的部落,其中最著名的是黄河中上游,渭河流域的伏羲部落、炎帝部落和黄帝部落,黄河下游的少昊部落,江淮流域的太昊部落。伏羲部落生活的天水地区盛产娃娃鱼,它们发出酷似婴儿的啼叫声,先民类比联想到人,由对娃娃鱼的崇拜,逐渐上升为龙图腾崇拜。史称炎帝族首领“牛首人身”故有些学者认为炎帝部落以牛为图腾,但据炎帝的族姓是“姜”,可以认为,姓从母系,姜即为羌,羌人以牧羊见长,故炎帝的母系图腾为羊。黄帝,意为黄土高原的统治者,其图腾应为黄土。炎帝族和黄帝族属于华夏族团;少昊部落和太昊部落则属于东夷族团。少昊部落以鸟为图腾,太昊部落则以龙为图腾。后者都晚于伏羲时代,一般认为属于伏羲后代。

    [4] 徐良高《中国民族文化源新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11月。

    [6] 张忠尚、王建祥《大地湾遗址与中国古代文化》,载《伏羲文化论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5月。

    [7] 刘雁翔《大哉羲皇》,甘肃人民出版社,2000年12月。

    [9] 郎树德、许永杰、水涛《试论大地湾仰韶晚期遗存》,《文物》1983年11月。

    [10] [11] [12] 李非、李水城、水涛《葫芦河流域的古文化与古环境》,《考古》1993年第9期。

    [13]郎树德:《大地湾考古对仰韶文化的贡献》,载《论仰韶文化》,《中原文物》(特刊),1986年。

    [14] 张华、夏峰《伏羲•成纪•大地湾》载《伏羲文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5月第1版。

    [15] 闻一多《伏羲考》,载《闻一多全集》第一卷。

    另外,伏羲以画卦著称,天水至今存有卦台山、封姓石和龙马洞遗址等等。

 

上一篇历代公祭伏羲祭文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