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递>>
天水市举办2017“重阳节”慰问演出    张家川“花儿”获中国西部民歌(花儿)歌会铜奖    九九重阳节  天水市开展庆祝“老年节”活动    天水金昌质监部门开展执法互查    省政府参事室调研天水市精准扶贫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旅游
汪维新: 纪念我的父亲汪正远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姚宇 2017-10-30 17:53:01 星期一     字体设置:

难以磨灭的记忆

—— 纪念我的父亲汪正远

汪维新

    你怎么就突然离开了呢?刚才还在院子里修剪花木吗?不是刚讨论完如何筹办孙儿的婚事,您还把多年来一点一滴积攒的所有积蓄全拿出来交给我并叮嘱“结婚是孩子的终生大事,一定要办的像模像样,别委屈了他”。我们还规划到时候接您去西安哩…… 您怎么就突然离去,我们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我这只受您保护的小鸟,在您突然收起您温暖的羽翼的刹那间,迷乱得不知所措。您是我心中的太阳,没有您的光芒,我的生命顿时变得一片黯淡。我哭天抢地地呼喊,我漫世界地寻找,但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都不见!

    你怎么就突然离去,我耳边还响着您的美妙的音乐哩。我是听着您的音乐长大的。还记得小时候我很顽皮,经常缠着你不肯离开。在您演出的时候我总是狗蹲在你的身畔,倾听着您板胡上飞出的每一串音符,凝望着你演奏时,不断变幻的动作和神情。那时我还不懂音乐,走不进您音乐的高深境界,但总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后来我懂了音乐,觉得你的演奏真可谓出神入化。

    我原以为舞台形象是演员塑造的,听着你的音乐,我才觉得舞台形象是由演员和音乐共同塑造的。而且你的音乐高妙到了这样的程度:单是听着你的音乐,剧中各种人物和场景就能栩栩如生地浮现在眼前,即使一个初出茅庐的生手,在你的音乐的包装下也会演唱得有鼻子有眼。至于那些训练有素的演员,搭载您的音乐会在舞台上大放异彩。所以每个演员都希望在您的音乐伴奏下演唱。他们都说,您的板胡一响就好像从嘴里被往外掏似的,不会唱都会唱了。

    是啊,跳动在您琴弦上的每一个音符,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魅力,它至始至终紧紧抓着观众的心,想走都走不开。记得当时机关单位 的戏 剧爱好者都喜欢您的演唱,经常请您去他们单位演奏“干板”,届时,自己也喝上两嗓子,觉的挺过瘾的。比如后来调任为天水市“五一”剧团团长的当时的汪川公社书记黄庭选,还有后来调任为北道镇镇长的当时的汪川公社书记曹书记。我记得,黄庭选书记就任“五一”剧团团长时要带上您去,但您上有年迈卧病的老母,下有我们六个嗷嗷待哺的年幼儿女的家庭 拖累了您 ,把您定位在汪川一辈子。记得那个时侯晚上的演出,一演就到十一二点,但我至始至终圆睁着两眼从未打过盹,你的同事总是说:“这娃怎么没有瞌睡?”是啊,我是被您的音乐陶醉了。然而被陶醉的又何止我一个,那些聚集在台角“听戏”的老叔大爷们不也微翘着脑袋,半眯着双眼,手拈着胡须,听 得更入神吗?直至谢幕时还意犹未尽的迟迟不肯离去。我回到家里大半夜地不能入睡,看过的剧情我勾不出半点记忆,但您的音乐,感生在我心 弦 上的优美律动还在记忆的关不住的闸门上流淌。那时的我喜欢注视您演奏时的各种手势和表情 。你琴弦上翻飞跳跃的手指,像一支快乐的舞蹈,而那美妙的旋律就缠绕在您的指尖上,只需手指的轻轻抖动,它就像棉条中的纱线一样丝丝缕缕被牵了出来。于是我便有了一种“新发现”的满足,以为那妙乐就藏在板胡中,可是当 我看到您演奏时随着剧情时而欢愉,时而忧伤,时而坚强,时而迷茫的神情,我便意识到自己错了,原来那美妙的旋律非是从板胡中抽出来的,而是在您的心海里流淌出来。

    我记得那时 您有很多很多的“戏迷”,他们大都是年纪稍长且有一定文化层次的“听戏者”。每逢演戏,他们手里总是拿个小凳子往舞台角落一坐,装上一锅老 旱烟,猛地咂上一口,慢慢走进您的音乐境界。

    您的音乐响遍汪川十里八乡 ,您的名字更是家喻户晓 。那些戏迷们每次走进戏场,先要用目光扫视一下乐棚,总会问:“汪正远上台了没有?”或者说:“汪正远咋没上台?”说着,脚步便有些迟疑。好像有您在这台戏才有保障,才有看头。是的,您不仅是器乐高手,又是司鼓把式,又是名演员,又是大导演,他们怎么能没有您这个“戏魂”呢?作为演员,你扮相俊美,演技高超 。您曾扮演过多种人物角色,在观众心目中 都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比如《赤桑阵》中的樊梨花,《杨门女将》中的穆桂英,《大考》中的举子,尤其是《打镇台》中的王震《十五贯》中的况钟。您骨相俊美的身 段和英俊的脸庞,尤其是不卑不亢的气质,最适合装扮那些刚正不阿的忠诚良将。加上你的高超演技,那活脱脱一个大众理想中的王震、况钟。难怪一些较年轻的戏友送您“王震”的雅号 。您表演摇纱帽扇的技艺在汪川堪称一绝, 还有多种高难度的动作和造型,入木三分的刻画出了人物丰富的思想和情绪的微妙变化。您知道当时看到您的表演,我们全家人有多高兴!我甚至有些自豪,真以为是王震的儿子呢!但是,当我们全家看到您在公堂上突然身子前倾,伏在桌案上甩胡子时,又有多么担心,因为当时您做完胃切除手术没多久,伤口还未彻底恢复。之前,我们大家劝您暂别演,但您的个性有谁能劝得住呢!

    那时,我最爱看您打鼓的样子。戏将开演时,您往鼓前一坐,好像指挥若定的将军,两只鼓槌在您手中有节奏的上下翻飞,所有的武乐器在您的指挥下奏出一支恢弘的旋律,一股浓烈的 戏剧气氛立即凸显出来。全场观众立即从喧嚣进入肃静,台上各个演职人员立即各就各位,进入角色:首先上场的演员在马门站定;器乐组人员按弦抚键。他们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您的鼓槌,好像整装待发的战士,只等进军的号令 。每当这时,我心里总会说:“哇,我的父亲好威风啊!”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常听剧团的人说,您板脸时他们很怕。其实,这并非是您的威严使他们心生畏惧,而是您的高尚品质使他们折服。在戏内,您是一位令人敬畏的严师;在戏外,您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慈父。其实您很健谈,只要与您的同事坐在一起,便谈笑风生 。您的语言幽默风趣,与您坐谈既能获得乐趣,又能得到教益。您正直无私,有担当:有什么利好,您总是让给大家,有什么责任自己扛 。您的君子之风是有口皆碑的。您也关心下一代,对那些年轻后生总是谆谆教诲,帮助他们进步成长。您真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德艺双馨的艺术大师。

    作为一个很有天赋的艺术人才,您和您的同事们,在秦腔戏剧艺术的成长和普及上,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也在汪川地区整个文化艺术氛围的形成上,起到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那时你们大力开展的文艺活动不仅有戏剧演出,还有传统的社火、高台及舞蹈;戏剧不仅有秦腔,还有歌剧,如《白毛女》眉户剧,如《梁秋燕》还有木偶剧,皮影剧等。

    还记得吗?七十年代汪川的文艺活动曾一度红遍天水县 。戏剧、节目、高台、社火均多次参加县上的文艺调演和评比,并获大奖。

    记得那时您耍高台社火总能耍出新花样、新境界、新水平。您在传统的舞动和说唱为主的社火中,揉进了音乐和舞蹈的元素,并进行了大量唱词的改编。从而使社火这个传统的“只图个喜庆”的干瘪枯燥的俗艺术,变成了耐人寻味的赏心悦目的高雅艺术。

    你们对传统的高台艺术也进行了全方位的革新和改造。 摒弃了以一石一物为表现内容的简单形式,出现了以一个故事为表现内容的复杂景物和景物组合,并且把真人扮演的角色也搬上了高台,后来还出现了动态的景物和玄幻的景象 。这样大大增强了高台艺术的观赏性。于是每年一度的高台表演,成为了汪川人们文化生活中的盛事。正月十三、十六高台表演时,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不仅整个街道万头攒动、水泄不通,街道两边屋顶上也坐满了人。

    在那几年的高台表演中,给人们留下最为深刻和难忘的印象的,是您精心设计和制作的现代题材的“智取华山”和传统题材的“水漫金山寺”。高台智取华山,再现了解放战争的历史场景,塑造了人民英雄的战斗英姿:华山天堑奇峰耸矗,风景秀丽,一支解放军小分队沿着索道正向山顶攀援;山顶,先头部队已打入敌巢,敌营 乱作一团。突兀壁立的山石,奇形怪状的苍松、刚柏,飞流直下的山泉瀑布,烘托出了地势的险要,战斗的惨烈;五岳名山的秀美与笼罩在山头的炮火硝烟相映衬,凸显了解放战争的伟大意义。整个高台从造型、色彩、到题材都达到了空前完美的境界。高台的外部造型,已尽显设计者的艺术天赋,而高台的内部结构,更反映设计者匠心独运、不同凡响。每一根木桩,每一道铁丝,每一块木板,以致每一颗铆钉的运用,都恰到好处,非常符合力学原理。从整体结构看设计者您竭力追求的是:精巧、稳固、平衡、安全。正是这种完美的结构支撑了高台巨大的体积。别说这架高台的骨架、“肌肤”的巨大重量,仅是扮装在上面的十九个十一二岁孩子的体重,就有一千多斤。表演那天,当这座十多米高的庞然大物在人流如潮,极端拥挤的大街上缓缓移动时,每个人手里都捏着一把汗,但是最担心的是您,虽然您自信自己作品的安全性,但这巨制毕竟是前所未有的尝试。最让人揪心的是上面的十九个孩子,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有谁能担负起这个责任。终于表演结束了 。当这架高台安全着陆在广场上的时候,您悬了一天的心这才放下,当您觉得浑身无力,眼前发黑时才想到自己一整天没吃东西。

    这年的高台表演,给观众以强烈的艺术震憾,而且震波很快传到县上。正是这年,汪川高台参加了县上的高台调演。而且被排在表演队伍的最前列。多少年过去了,人们对这架高台还记忆犹新。

    而次年,您设计的《水漫金山寺》那更是一大创新,您竟能在区区一架高台上,塑造出法海和白素贞两军对垒。在西湖水面鏖战的宏大而复杂的动态场面,这种大手笔只有您。

    《水漫金山寺》的场面主要由高低、动静两组景物组成,一组是高处的金山寺的景物,一组是低处的西湖湖面景物。两军交战中,白素贞救夫心切,情绪失控,操弄水族倒海翻江,想借西子湖水的能量,一举摧毁和淹没金山寺;法海施展法术,力保金山寺稳如泰山,固若金汤,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一动一静两组景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面对这种题材,如果用传统静态手法去处理:一座高山一片湖水,两军列阵,刀枪交错。这样,既感受不到湖面波涛汹涌,席卷金山寺的气势,也体会不出水兵前赴后继,奋勇厮杀的壮烈。于是,就使整架高台显得索然无味。那么,用怎样的方法才能很好的表现这种题材?这是一个巨大的难题,但大师就是大师,您匠心独运,安排了一组动态景物,立即使水漫金山寺的画面飞动起来。您通过一定的技术装备,创造了两种动态:一是湖面景物围绕金山寺旋动的横向动态,二是湖水动荡涨落的纵向动态,这纵横两方面的动态结合起来,使画面的立体感骤然凸显出来。这架高台的艺术效果充分印证了您的创意是多么的高妙!表演那天,观众塞街阻道,您的这架高台走到哪儿,哪儿鞭炮如煮,摄像机闪光灼灼,观众啧啧声不断。只见:西子湖水汹涌澎湃,白浪滔天,白素贞挥旗领浪,凌波指挥,虾兵蟹将随波逐流,前赴后继,轮番交战。法海掐诀念咒,高坐施法,护法神挥戈舞剑,抵挡水兵,画面生动,景物逼真,一副水漫金山,西湖鏊兵的激战场面形象的展现在观众面前,给人如临其境的艺术实感。这架高台内容和形式达到了完美的统一,给观众献上了一道唯美的视觉盛宴,成为经典。

    我怀念儿时的岁月,怀念频频创造经典的才华横溢的大师们伴行的日子。那时的你们总是活力四射,热情高涨,执着追求艺术的美,献身艺术,无怨无悔。每举办一次文艺活动或庆祝盛典,你们都会没日没夜的忘我劳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我记得父亲您常常为了赶制一个活动总是托着红肿的眼,整宿整宿不睡觉。我们家里人看着很心疼,但您还是乐此不疲。

    您的智慧和才华,为您赢得了汪川“大才子”,汪川最聪明的人的赞誉。作为才子,您的才情已尽显在您的艺术人生中;作为聪明人,您的智慧还显现在您的能工巧匠的生涯中。

    您作为一位木匠和建造师,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您在镇上为人们建造的许多木结构的农舍,他们都很喜欢,到现在还有舍不得拆除的。在您的建造作品中,最值得称道的是汪川大剧院的舞台,这可是您的代表作,它座落在汪川镇中心位置,是当时汪川镇的标志性建筑,就现在,与周围的现代化建筑相比也毫不逊色。它 美观大方,坚固耐用 。舞台始建于八十年代初,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雨侵蚀,到现在还面目如初。这期间遭遇了多次地震,尤其是“512”汶川大地震的冲击波,使汪川许多房屋崩裂,而这座舞台却安然无恙地矗立在汪川镇的中心。去年春节观看演出时,我在剧院碰到一位友人,他是学建筑的,在某建筑设计院供职。当他听说这座舞台的建筑和设计,出自一个民间匠人之手时,惊讶的目瞪口呆。我还陪他在舞台周围转了一圈,他说:“这舞台造型上美学原理的运用和结构上的科学合理,在我们专业设计师中也算得上是上乘作品”,他还连连赞叹道:“民间有高人啊!”是啊,您在这座舞台的设计、建造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我是亲眼目睹的。七八十年代前我们汪川偌大一个镇子,没有一个大舞台,直接影响了汪川文艺活动的开展。当时大队考虑建一座舞台,但资金问题成为难以逾越的障碍,他们一连开了几个队委会,专门讨论此事,都拿不出一个解决的方案。后来有人提议找您,认为您是汪川最聪明的人,看您有没有可行的好办法。记得您给他们算了一帐,如果能充分利用当地资源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您说,我们有劳力、有树木、有瓦窑,只有砖和水泥需要在天水购买,村支书说:“光承建家你就请不起。” 那时的工程全由城建局一家包揽。几天来,这事一直在您心中翻腾。当您决定要帮大队建舞台时,我们全家都是反对的 。因为当时您刚做完胃切除手术不久,一次只能进食半碗米粥,身体十分虚弱。您说:“汪川这么大一个村子,文化活动是一件大事,没有一个像样的场所怎么行?每次演出都搭建舞台终归不是个办法”。我们知道您的个性,只要是您决定要做的事,一定得做成。所以也就没有硬行拦挡,由着您去。您的想法和村委会干部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找您本来是有想法的,但鉴于您的身体状况,谁也不好开这个口。 没想到您和他们想到一块了,他们被感动的热泪盈眶,便决定这舞台由您主持建造。记得,您一连设计了几种造型,绘出效果图进行比较,选出您认为最佳的一种 。您还对整体工程进行了周密的计算,包括用多少木料、多少砖瓦、多少水泥、多少钢筋(那时的钢筋却是缺物不可多得)都在您的计算中。计划的制定者是您,计划的执行者还是您。那时,农村建筑方面的工匠很少,找遍全村勉强找到两位砌墙的工匠,但由于大型工程他们都没经验,所以,一些关键性的部位,比如砖柱子,尤其是正面的墙体,还得您自己砌,由于您大病初愈,身体虚弱,当看到您站在数米高台上空中作业时,我们全家人的心都是悬在嗓子眼的。还记得那一次吗,您砌着砌着腿一软眼前一黑,身子不由自主的倾倒,要不是身边一位小伙揽住,将会从数米高台上摔下来,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这座舞台是一个能容得职业大剧团演出的标准大舞台。台口宽度较大,台口上方有一片较高的墙体, 全靠一道横梁承载其巨大的压力, 横梁的坚固性就是一个技术难题。凡舞台台口上方大抵都需要一片墙体,这片墙体太低,显不出舞台的高度,会像一个矮胖子一样难看,高了么,台口横梁难堪重负。这一技术难题,您处理的十分巧妙:您在横梁的上部又做了一个拱形的梁,通过钢筋牵住横梁。这种技术,是当时我国桥梁建造上最先进的技术,您创造性的运用在舞台建筑上,真是大手笔。难怪那位设计院的朋友赞叹不已。舞台竣工时,大队领导提议把您的名字刻在舞台墙壁上。以示表彰,被您谢绝了。您认为,汪川群众拥有一个大舞台,拥有自己的娱乐场所这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也是一名文艺爱好者,办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是因该的 。我想也是,你为汪川人民做了好事,他们应该不会忘记您的。刻在心里的比刻在石头上的更长久。从现在的观念出发,还以为您完成如此大的工程,肯定是赚了一大笔。殊不知在当时靠工分分红,凭工分吃饭的大锅饭的年代,给您的全部报酬也只是像一般人一样正常出工的工分,只是多 了三百斤玉米的粮食补助。当人们高兴的坐在漂亮的大舞台前看戏的时候,您依然为全家的温饱而发愁。您呀,聪明的无所不能,就是不能解决自己的温饱。

    我记得小时候,最令人头疼的 事莫过于磨面了。全村那么多人,都挤在仅有的两座出粉率极低的水磨里,成天吵吵闹闹,还往往因粮食磨不成面而饿肚子哩。最牛的人也只能在手碾子上碾点。聊解一时之急。为了解决长期困扰人们吃面难的问题,您灵机一动发明了电磨。这是用机械动力带动石磨高速运转的新型磨粉机,这在当时农村已是很先进的。几年后市场上才出现了国家出厂的粉碎机。电磨的出现使产粉率提高了八九倍,而且不受渠水断流等自然条件的限制。这就极大的缓解了汪川群众吃面难的问题,把众多劳动力解放出来参加生产。汪川电磨成功安装的消息不胫而走,周围十里八乡都派人学习,有的直接请您去安装,一时间电磨这种新事物,像雨后春笋,在秦州大地各处迅速兴起。他的生命力一直延继了好多年,最终慢慢的被钢磨取代。

    农村能人多的是,像您这样的能人还真是凤毛麟角。您简直是无所不会无所不能,慢慢的您成了汪川、陇南、乃至秦州好多地方很有名气的人物,您的同学、您的同事、您的朋友以及所有与您接触过的人,无不为您的聪明所倾倒、无不称道您的才华和为人。出名固然是好事,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您的出名却给您的生活带来很大困扰:刚才张家老人去世,请您糊纸火,一糊几天,接着李家儿子娶媳妇,请您搭彩门,一弄又几天,才结束,赵家巷子里要伐树,碍着四邻,请您出主意,临了又有刘家房子歪了,请您想办法帮忙弄正。甚至拖拉机熄火了,柴油机、电动机、出毛病了,都来请您……隔壁子,对门子,即使芝麻大点小事也离不开您,他们认为只有您接的电放心,只有您安的锄把才称手。您简直成了全村的公仆,热情的您为大家排忧解难,有求必应。您常给我们说:“乡里乡亲的谁家没有个不求人的事”。好在我妈也很支持您,常鼓励说“能者多劳嘛!”道理是没错,但在那大锅饭的年代,大家都靠工分吃饭,无偿服务多了,挣的工分自然就少了。记得那些年,我们家一年下来总是全村工分最少的户。一年的粮食只够吃半年,还经常为口粮款的事发愁,加上我们一帮孩子上学,您的负担该有多重啊!但您总是默默承载着生活的沉重压力,用您勤劳的双手克服着一个接一个的巨大困难,坚强地支撑着这个家,把我们从艰苦岁月中一步一步的带了过来,却从来没有抱怨过。

    爸爸,亲爱的爸爸,你太伟大了,你的生命是钢铁铸就的,再大的困难都摧不垮的。但您怎么会生病呢,您居然没有战胜小小的病魔?看来您是累了,真的累了,您怎么能不累,有谁能像您一生做过太多太多的事,遭遇过太多太多的艰难困苦呢?

    您是汪川秦腔艺术的一代宗师,您唱着秦腔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岁月,您把欢愉和快乐带给了千家万户。

    您是汪川秦腔艺术的一代宗师,您把秦腔深深根植于秦州土地,成为汪川人在外不改的乡音。您还经常在天水、陇南各地演唱,使秦腔成为他们的最爱。您像一只百灵鸟,飞到哪里总有快乐随行。您是一位难得的能工巧匠,您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改变过传统的农村生活方式中的愚昧和落后。您把自己的聪明和才智全部奉献给了您一生热爱着的土地。

    汪川的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您 ——不会忘记您慈祥的面容,不会忘记您智慧的谈吐、不会忘记您坦荡的胸襟、不会忘记您炙热的情怀、不会忘记您崇高的人品,更不会忘记您勤快而灵巧的双手!

 

上一篇诗人阎安印象记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