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递>>
全省推进质量兴农工作会在天水市召开    大风 雷电 强降水,天水昨晚最大雨量出现在这里!    重庆未来城建筑科技公司考察天水装配式建筑    天水市七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十三次会议    刘骁、王洪义任天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并向宪法宣誓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水人文
王若冰诗集《我的隔壁是灵魂》读后记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姚宇 2018-05-17 14:50:55 星期四     字体设置:

油灯下诵读,酒杯上热爱

——王若冰诗集《我的隔壁是灵魂》读后记

(阳飏)

  丁酉年正月,过年肉吃了酒喝了,感觉还缺点啥?读诗——没错,若冰年前发来他的诗集稿《我的隔壁是灵魂》,嘱我写序。想想,相对全面系统地评介一个诗人,那是一项工程,我自觉没有那个能力;再想想,不如就以一个诗人朋友的身份谈点儿读后感吧。

  《我的隔壁是灵魂》——似乎可以套用福柯的一句话:“灵魂。它在我的身体里以一种最不可思议的方式运作:它当然住在那里,但它也知道如何逃离,透过我眼睛的窗户观看事物。”

  诗集共分四个小辑:巨大的冬天、上升的岛屿、离幸福再近一些、和风一起奔走——我们一个小辑一个小辑依次品读。

  第一辑

  巨大的冬天

  《雪天:二十九日》:“站在漫天风雪之中/我就是一种纪念……”——这首写于上个世纪1986年的诗,似乎可以视作是诗人的一种宣言。亦如诗人后来在另一首《月亮的反光》中所言:“八十年代中期。也许更早/生活的叙事刚刚开始/带病的爱情,却穿过村庄……”——迷恋“月亮的反光”就如同上个世纪初被肺结核所迷惑的诗人、画家,他们无可奈何继而炫耀身体里咳出的血亦如玫瑰一般。

  不过,我是真欣羡这首《独赏风景》所表述的:“我独赏风景/世界的另一侧/有一对银饰的门环/悄然作响”——推开虚拟的装饰有一对银饰门环的大门——那是若冰的家吗?喝一杯酽茶,如果有一壶酒,当然更好,如果有一盘水煮花生米、有一盘炸鲫鱼、有一盘……已经足矣,朋友是什么?诗歌是什么?酒是什么诗歌就是什么。哥俩好啊,喝。

  想起我写的那篇将近二十来年了的小文章《我的甘肃诗人朋友们》,其中关于若冰的一小段文字,摘抄在这儿:

  “多年前人邻到天水若冰家作客,回兰州后给我们介绍说,若冰叫了周舟、雒泽民、惠富强等几位天水的诗兄弟,拌了一大塑料桶的粉条萝卜丝凉菜,然后盘腿坐到炕上开始喝酒,屋里除了一辆铃不响的破自行车,好像再没有什么家什了——现在的若冰可今非昔比,三室一厅的大房子,博古架上摆了一堆大大小小的陶罐,见我喜欢,便慷慨送我一最大个的,并坦言:假的。陶罐虽假,若冰做人作文可是绝不含糊,且他人比文似乎名气更大,走在天水街上,随处可见和他打招呼的人,车开出去几十里,一下车还是不断和他打招呼的人,令我等瞠目……”

  且读一首《雪天读尼采》,尼采宣称“上帝死了”,然而即使上帝死了,我们在上帝之外也须寻找存在的意义,寻找灵魂的灯盏:

  我还是希望/这纷纷扬扬的大雪,能够把远山和岛屿/召唤到我的窗前/大雪停止的间隙,站在楼顶……

  若冰诗歌中的雪,下了一场又一场。

  雪天读书实乃一桩惬意的事,听着窗外寂静的雪声,最好还有一两声积雪压折树枝的声音,如一首诗歌之后的一个停顿。如果再读下去,自然就是意犹未尽了。

  尼采有言:“不要抛弃你灵魂中的英雄!维护你那神圣的最高的希望吧!”尼采还说:“所谓高贵的灵魂,即对自己怀有敬畏之心。”

  荣格说:“我倦了,我的灵魂流浪得太久,在自己以外找寻自己。”

  博尔赫斯说过:“死亡是活过的生命/生命是临近的死亡”—有些凄然,想想,哲学不就是对死亡进行思考的一门学问吗?再这样想想,可否释然?

  博尔赫斯还说:“要在死亡中看到梦境,在日落中/看到痛苦的黄金,这就是诗”—诗人何为?灵魂何为?这似乎是一个亘古话题。

  第二辑

  上升的岛屿

  《钟声》这首诗中有这样的诗句:“赞美生,同赞美死一样/都须选择暮色苍茫的黎明”——中国哲人说:“未知生,焉知死。”外国哲人说:“你在为生命祈祷的同时,要学习死亡。”人本是尘土,仍要复归于尘土。诗人是把对死亡的冥想作为人生之必修课来温习的吗?亦如转身,迎面遇见了自己的灵魂?

  第三辑

  离幸福再近一些

  先读这首《一盏油灯》,把诗人的所谓“幸福”照得亮一点:

  春天来了。我再度陷入对乡下的怀恋/我想父亲现在应该是坐在一盏油灯下面……真实的粮食,和墙壁上曾经活着的母亲

  我似乎看见若冰小时候和家人围坐在一盏油灯下吃饭的情景,极像梵·高《吃土豆的人》。

  出生在只有一盏昏暗的马灯陪伴的马厩中的耶稣——太亮的世界让我们盲目——这句话像是给行走攀爬在海拔几千米秦岭高处的若冰说的。刚说完就感觉气喘,歇口气再补充一句。每个人肩头都有两盏灯,一盏是命运,一盏是神灵——听着有些玄奥,肯定是我无意识从哪儿抄袭的?或许天黑没看清作者姓名,那就还请原谅。

  接着读这首《村庄》:村庄,就是离城市很远/和泥土、庄稼、牛羊的欢叫声/以及贫穷、病痛、上升的炊烟/离得很近的地方……这样的村庄注定有一虬枝老树,树上有没有鸟窝?小时候掏过鸟窝的那个孩子,如今,他朗诵的嗓音有多少鸟叫的乡音呢?老树后面有一院落,偶或回家的诗人喜欢坐在院落的台阶上,看落日如一枚印戳,盖在旧痕新迹枯杈嫩叶的老树枝梢。

  那一棵树是不是这《一棵树》:

  如果一个人的脚步/踩着深夜的煤渣/闯入你的梦境/说明有一棵树/已经在你体内/生根发芽

  昆德拉曾说:“一个年老的农民弥留之际请求他的儿子不要砍倒窗前的老梨树”,故土是根啊。

  我莫名其妙地想到,这一棵大树下面,应该埋藏有古物,不是陶罐就是青铜器,或者就是绿锈斑驳的古钱币,刀币、布币,起码也会是“雍正通宝”“乾隆通宝”一类的铜钱吧?再或者,在一个黑瓷罐子里藏着一份族谱,上面详细记载了一个家族的变迁史——若冰的农村老家我去过,所以兀然冒出来这样的文字。依稀记得他老家门前空地上堆有麦草垛。说到麦草垛,不由得想起了法国画家米勒,他那幅《晚钟》的声音始终弥漫在法兰西的空气中,当有人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的时候,土地里的马铃薯几乎就要睁开眼睛了,睁眼看看这个世界。我愿意抄一句同样是法国画家德拉克洛瓦的话:“自然对于我们来说是一部词典,我们在那里寻找词汇。”给予画面中的自然以人的血脉和呼吸,观察人一样地体会自然的喜怒哀乐,然后,描绘出自然的五官模样,描绘出自然的冷暖和思想。当一个画家在精神上与自然平等相待面对而视的时候,他就有可能走进自己的画面,而不仅仅是用笔涂抹颜料——诗人亦然。

  第四辑

  和风一起奔走

  “去山脉涌起的地方,它们载负着碧蓝的天空……”——法国诗人圣琼·佩斯在他那首气势磅礴的颂诗《风》中如是说。

  一说起秦岭,我自然就想到若冰,这座横贯中国中部东西走向的山脉,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若冰所仰望的宗教一般的秦岭,亦有着他心中别的山脉无法与之比拟的苍茫和巍峨。

  若冰曾跋涉甘肃、陕西、四川、湖北、河南五省50余县市近百个乡镇,对横贯中国大陆腹地、绵延1600公里的秦岭南北沿线历史文化、风土人情进行考察,提出了秦岭乃中华民族“父亲山”的概念,作为气势恢宏的央视系列片《大秦岭》的撰稿人之一,若冰对秦岭的解读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诗人的广阔与深邃。

  忽然想到,行文做事时而状如梁山好汉的“秦岭之子”若冰,诗歌算不算他内心的一次又一次揭竿而起?且读这首《秦岭归来》:

  从秦岭归来/我记住了一件事情/一朵云高高悬在/玉皇坪上空/如我曾经做过的/一个梦/一只鸟儿飞过苍茫群山/一朵云/驻留在我可以仰望的地方……

  按照甘肃版图由东往西的走向,这也是秦岭渐渐平缓,祁连山脉缓缓隆起的甘肃地貌趋势。我把若冰诗歌中的秦岭和祁连山是不是可以混为一谈呢?

  面对皑皑的祁连雪山,面对一蓬蓬芨芨草或者骆驼刺,如何表达才符合自然的神情?风吹过的声音,远处村庄公鸡打鸣的声音,羊群咩咩叫唤的声音——谁尝试着放大了这些声音的腔调?谁又试图把这些声音翻译成诗句?我所欣赏的诗人描绘的自然的肖像,表达了一种感动和热爱,诗人如同农民一铁锨一铁锨翻开有着人的体温的泥土一样,写下了他所理解的这块土地的黄色、褐色、黑色、红色……丝绸织锦一样寂静的泥土,充满神秘和肃穆的泥土。这样的泥土是生长中的泥土,艰辛的生长,就如同那一座比一座高耸但却依然在险峻中生长的山峰一样,这是世世代代赖以生存在这块土地上的人的信念,当然,也是诗人追求的意义和价值。

  “在油灯下诵读、在酒杯上热爱”——可谓诗人对自己生活的精彩概括。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对与他同一个时代的以诗歌为青春赌注的哥们儿生活乃至精神的概括与缅怀?

  用若冰自己的话说:“《我的隔壁是灵魂》这个书名,完全因为我多少年来一以贯之的诗学观念——我是一个纯粹的诗歌文本主义者。”诗人曾经有言:“我一直认为,人类精神史上有两件事是关于人类灵魂的事业:一是宗教,一是诗歌……”

  现在,如果给这本诗集找一个关键词,是不是应该谓之:灵魂?

  一本《我的隔壁是灵魂》,依循诗人四个小辑的编排方式品头论足了一番,抑或我这是绘画中的速写笔法,非素描更非现实主义油画,奢望如罗丹寥寥数笔勾勒的女子身体的线描稿,亦如朱耷风吹叶动的“减笔”花鸟鱼石——我这不是褒奖自己,是给自己找台阶,下了台阶合上诗集——有风乱翻一本书:《我的隔壁是灵魂》。

 

上一篇陇上布衣汪鸿谟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