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递>>
停水!今日秦州区东桥头以西区域停水或降压供水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全媒体采访团专访天水市市长王军    天水市举行2018年“122”交通安全主题宣传活动启动仪式    秦岭天水段违法违规问题暨“大棚房”整治工作核查调度会召开    天水日报: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水人文
天水实力青年作家:李王强 赵亚锋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袁鹏辉 2018-12-03 12:31:02 星期一     字体设置:

  【李王强简介】

  李王强,1980年生于甘肃秦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麦积区委宣传部干部。在《人民文学》等一百余家刊物发表诗歌、散文、散文诗、评论一千余篇(首)。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精选》等数十种国内重要选本。获第五届、第六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第二届《飞天》十年文学奖,第三届中国天津诗歌奖,第二十五届全国鲁藜诗歌奖。多次入围华文青年诗人奖、红高粱诗歌奖等。

  【李王强自述】

  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由中国作家协会和共青团中央共同举办。1956年首次召开,截止目前已召开过8次。青创会是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中具有重大影响和重要作用的会议。每一次青创会都是对我国文学队伍的培养,对青年作家的成长进步发挥了积极地推动作用。

  第八次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于今年9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316名青年作家和青年文学工作者代表参加了会议。能作为甘肃作家代表团代表参加此次青创会,确实让我感到十分荣幸和激动。

  在高规格的青创会上,通过聆听报告、集中学习与交流研讨等,让我进一步坚定了写作自信,廓清了认知迷雾,拓宽了思维视域,刷新了创作理念,实在是收获颇丰,且必将受益终生。荣誉是鞭策,是动力,亦是责任。在今后的创作中,我将会更加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目及尘世,胸怀高远,以坚实厚重的现实生活为强大的写作底座,融入丰盈真切的生存体验,让自己的写作真正趋向于一种有“根”的写作,不凌空蹈虚、不故弄玄虚、不飞扬跋扈,有坚守、有担当,有感恩、有悲悯,有温度、有品质,指向辽阔的大地与深邃的心灵。

  【赵亚锋简介】

  赵亚锋,男,1982年生,甘肃秦安人,市直部门干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青年文学》《诗刊》等40多家报刊发表诗文300多首(篇),部分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2011年、2012年)、《2016年中国年度诗歌》等选本,曾获第六届黄河文学奖、2016年华文青年诗人奖入围、第二届麦积山文艺奖、第三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新锐奖、甘肃省文联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比赛二等奖。2018年5月出版个人第一部诗集《内心如纸》(团结出版社)。

  【赵亚锋自述】

  2018年,对于天水文学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年份,特别是天水青年作家们,在创作、发表、获奖各个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就个人而言,这两年我的写作步子很小、进展很慢。究其原因,往往能够给自己找到不努力的充分借口。工作忙是一个方面,懒惰是另一个方面,更多的是一些问题在困惑、在纠缠。

  自信心。写作的自信和自信的写作是两个概念。一直以来我都没有严歌苓所说的“世界就缺我这一份表达”的自信,却经常被写作方向感迷失、写作自信心丧失、阅读储备量不足所带来的茫然笼罩着。毋庸置疑,当前的我们,不管在写作上多么自命不凡,都是不成熟的写作,都是上升期的练笔,依然没有一件像样的“代表作”!特别是缺少生命体验的挖掘与拓展,显得诗仅仅是诗,没有诗意的美感、生活的质感和生命的痛感。诗歌质量上的硬伤日益突出,对自己写作的信心也逐渐消弭。而我所认为的自信心,是一个写作者通过漫长努力,获得直面的勇气、敞开的态度、受挫的准备与学习的耐心。

  根据地。这是一个与地域化写作有关却不一样的问题。地域化写作是一把双刃剑,有自己的特色,也有自己的局限。虽然写作之初我就把大地湾作为诗歌实践的“根”,也认真地做了思考,写了四五十首系列诗歌,但近几年随着生活与工作的辗转,这条根早已拔出了原生土壤,成为无本之木。在尝试城市底层、回望故乡、心灵图景等题材的写作之后,却生出了诸多厌倦。在没有华丽转身、完成自己之前,诗歌根据地的缺失对写作有时真是毁灭性的。

  多元化。我的写作似乎更多地走在现实主义的路上,这源于我的眼光、胸怀与性格。我始终觉得李白太遥远,而杜甫很可亲,一幅悲悯慈祥的样子,像我们的长辈。有关口号和标语的旗帜,谁爱扛就去扛吧,总得有一个人留下来守着村口的大槐树,总得有一个人守着市井的菜摊子,我就愿意做这样一个人,喜欢在平淡的叙述中表现波澜的诗意。今天总会对昨天暗自得意的“大作”进行否定,甚至充满厌恶之感。一个人的风格,有时是标签,其实是镣铐,是无能为力和无法摆脱的阴影。因此,我经常对自己的写作进行着颠覆性、破坏性的认识和尝试,以便和以前有所区别。

  伪抒情。抒情作为文学的基本特性,关键要真诚、准确、实在、深刻,不能让人起一层鸡皮疙瘩。现在似乎凡是写村庄、麦地、农事、乡情的诗歌,都认为是过时了、落伍了,编辑不看、读者不读。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村庄已经不是曾经的村庄了,诗歌也应该不是曾经的诗歌才对。只要写出新诗意、新味道、新现实,抒发的不是伪装、虚假、做作的情感,乡土作品照样能够留得住、传得开,被忽视和漠视的内在原因,的确是因为我们写得不够好。前段时间高凯的诗歌《扶贫笔记》就是一个缩影和例证。

【丁念保点评李王强和赵亚锋】

丁念保(天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李王强和赵亚锋,是两位来自秦安县,靠着自身的写作素养和业务能力进入天水市工作的“80后”,近些年来,他俩已成长为在我省乃至全国诗坛有一定影响的实力派诗人。

  李王强的诗歌,是需要静下来慢慢品读的。进入他的诗歌世界,你发现,他笔下所呈现的,其实不过是我们——尤其是年龄比他长十岁左右的人再熟悉不过的。读李王强的诗歌,像是翻一幅幅生活的老照片,这些影像是跟我们这一代人童年的寂寞、岁月的荒凉、生活中的艰辛和泪痕联系在一起的。

  当然,他的诗歌,不是旧生活、旧时光的工笔画,而是一些画幅很小,处理得很精心的写意画。读他的诗,能让人联想到宋代马远、夏珪的写意小品,精致、内敛、闲逸、淡远,他笔下的事物,仿佛是经过了岁月之光的好几重折射才得以重又映入我们的眼帘。

  可以说,李王强的诗,是看不到生活的烟火气,看不到生活的原生态粗粝、坚硬的一面的,李王强总是将个人在他的时代、在他的家庭和单位生活过的痕迹打扫得干干净净。他是戴着滤镜和偏光镜看事物的,他让我们司空见惯的事物重新涂上了一道魅人的色彩。

  而赵亚锋则不同,他不是站在低处和暗处,而是毫不遮掩地直接亮相在读者面前的。

  如果说,李王强的诗歌,像蒸馏发酵后的酒浆;那么,赵亚锋的诗歌,则像给了你半截砍断后用刀背轻拍的甘蔗,它的甜,是要你将它的渣子一道咽下去的。李王强要固执地表现生活中的美和诗意,赵亚锋则给你只呈现了复杂多色的生活,除了生活中的情义和艰辛沉重这样的内容,他还要固执地把藏在生活的皱褶和暗影里的那些灰色和意义不明的部分,以及已然被我们接受和习惯的世道人心中的凶险和危机呈给我们。

  赵亚锋的诗歌,虽然还有些良莠不齐,但他的一些优秀之作,像《忧郁症》《体内的风》《看望老王妻子》等,表现出他比较宽阔的生活视野,有着具体真切的人生体验,对生活历程的把握,对人的命运的描摹,使他的诗呈现出深沉而又复杂的人生况味。而就诗艺表现而言,这些诗在尽量呈现了生活的原生面貌的同时,保持了一种从现象的表述到意象的呈示,从事实的层次到哲思的层次的间隔,把个人对生活经验的咀嚼和体味,扩大化为对时代进程中的更具普遍性的生活现象和人的心态的概括。

  李王强和赵亚锋,这一对来自秦安的诗歌兄弟所写的诗歌,组成了对立互补的诗歌太极图,一阴一阳,一虚一实,一轻薄细巧,一沉厚有味;但他俩的诗歌已呈现出了各自的弱项和局限性,李王强缺乏的是即时性地描摹生活的能力,他的诗歌内部也过于密实和紧促,缺少舒迂有度、收放自如的张力,而赵亚锋呢,则需要进一步提高锤炼诗意的能力。希望他俩能开拓各自固守的创作半径,向更为广阔,也更加富有挑战性的诗歌高地进发。

 

上一篇天水实力青年作家:王晓燕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