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天水诗人寻访成都草堂采风部分诗人诗作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袁鹏辉 2016-09-03     字体设置:

  【编者按】6月21日下午,市委常委、副市长张明泰将一面印有“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徽标的旗帜交到了即将赴成都寻访杜甫草堂的甘肃诗人采风团成员、天水市作协主席、《天水晚报》执行总编王若冰手中。第二天清晨,参加首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节”系列活动——天水诗人寻访成都草堂采风活动的16位诗人便踏上了征程。一路上,他们沿着公元759年杜甫从秦州到成都的流寓路线抵达成都浣花溪杜甫草堂,寻访杜甫流寓遗踪,感受杜甫流寓诗魅力,并在成都杜甫草堂与成都诗人举行了诗歌朗诵、交流活动。

  这次穿越千年的寻访,是秦州诗人拜望诗圣的一次对话,也将是一曲回声跌宕的绝响。在此,编者特将参加此次采风活动的部分诗人诗作作一小辑,是怅望,是记录,也是回响。

  以飨读者。

 

  在浣花溪追忆杜甫

  □王若冰

  我不是第一个在竹影追赶浪花的浣花溪

  凝望白茅,把离乡的伤痛藏进内心的人

  我也不是被遍地秋风追逐着

  在黄昏的阴影里还要寻找芍药馨香的那个人

  秋葵要赶在暮色越过篱笆之前

  把炉膛点燃,把秋风送走

  我还在等待一只秦州上空升起的月亮

  聆听一位流浪者孤独、渐趋苍老的足音

  突然到来的朗诵之声让雨滴收住脚步

  让一缕古老的炊烟扶住鸟雀的翅膀走向天空

  却不能让我踟躇在一再模糊的时光之间的诗句

  把脚下的路走得更直一些、更宽敞一些

  

  致敬者(组诗节选)

  □李继宗

  杜甫草堂的早晨

  给廊台上的积水安一个心脏起搏器

  把天光分门别类打开的事物轮廓依次排列

  这天井,这枣树,这迎头赶上的风

  没有在这时候揭去自己身上一层薄纱的东西

  只能叫作死亡

  无需极目远眺,若用一双麻雀的眼睛看你时

  你就是一只麻雀

  如果借用花圃里龙舌兰

  天竺葵的口吻命名小区的十里长街

  这里,应该有一千个重名和一个曾用名

  从蜿蜒小路过渡到水上公园的薄雾起了个大早

  薄雾挥起的指挥棒指到哪里

  哪里就被吹拂的超重低音覆盖

  朦朦胧胧的时间不宜太长,阳光率先挑开了消沉

  只一会儿功夫,就像从你手指上挑走了一个隔夜的刺

  

  在栗川杜甫当年宿地:我想象自己是一只鸟时

  在栗川杜甫当年宿地,我想象自己是一只鸟时

  头顶上已没有天空,早就没有了

  早就让笼盖四野的

  灰尘,像时光的铁皮屋顶一样捂上了

  侧目而视

  我更像是在地底下艰难地穿行

  被岩石和泥土磨损的羽毛

  还能叫作羽毛?

  被阻力明里要挟,暗里卧底的翅膀

  还能叫作翅膀?

  被功亏一篑绑定

  和被谁谁谁不能正视的飞翔

  还能叫作飞翔?

  现在我遇上的,就是这样的倨傲者

  在栗川杜甫当年宿地,我想象自己是一只鸟时

  头顶上

  已没有天花乱坠的天空

  我只能自己给自己定下

  一个天边,并让我天天望着它,天天不能到达

  

  蜀地诗与杜公诗(组诗)

  □雪潇

  公元759年,浣花溪与杜甫草堂

  浣花溪一边流着,一边

  浣洗着手中的花。洗好的花

  晾晒在沿途的石头上,有些

  晾晒在两岸的草地上。永远也洗不好的

  是溪流里的浪花。有时候

  水边竹子也弯下腰,来洗

  自己的影子——这就是浣花溪

  公元759年,快过年了

  浣花溪畔,突然冒出一帮河南人

  盖好了茅屋,支起了炉灶,他们

  欢天喜地,在浣花溪洗手

  其中头发花白的那位

  还要洗他的毛笔。那是一支羊毫笔

  刚刚写成了一首诗,但是

  在浣花溪,它的笔尖上

  还能游出一条小黑蛇

  小黑蛇钻进了浣花溪

  浣花溪流向了远方,远方

  升起了水墨暮色

  

  在天水暖和湾想起杜甫的《赤谷西崦人家》和《赤谷》

  老杜,你当年路过的赤谷

  我们现在叫——暖和湾

  你可能不知道,现在我们写诗

  兴的是白话,还有口语

  鸟雀依茅茨,老杜

  你看到了挂在屋檐下的谷穗;

  藩篱带松菊,老杜你看到了

  戴在头顶上的草帽

  溪回日暖,老杜

  你看到了红的村姑与绿的大嫂

  径转田熟,老杜你看到了

  蔫的毛驴和忍的黄牛

  你好像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走过赤谷

  走过两边红色的山崖,你其实是

  走过了一道陇右的伤口

  但是我们感觉到了——我们想象怪异且血腥

  我们这些挨刀子的,老杜,我们让您笑话了!

  

  杜甫的手指和眼睛

  □杨逍

  你的手指充满沙尘和风雪

  断然挡不住汹涌的兵车刀剑

  更挡不住密集的衰败和无端的祸事

  这喑哑的萧杀之气,裹紧你

  从洛阳至秦州,又辗转入蜀

  在洪荒与颓丧之间,在无辜与陌生之间

  你的身体由此重了一次又一次

  而你却击掌而歌

  在浣花溪边,让那重负——

  把你推向之前关闭着的词语面前

  你站在古寺门外对我微笑

  我走向你——而你说:

  这不是修长

  我偏执地认为,你并非贫穷

  因为我认定,你的手指,是你走过的

  五条狭隘之路

  可你的眼神为何如此悲愤

  犹如火中取栗,犹如头发燃烧

  犹如粗粝的虚无,犹如霉绿的骨灰

  犹如每一扇为你开启的门前那狂张的北风

  ……你因何而行?

  又是谁把你的骨头捆绑——

  让你背负石头击打那阴沉褶皱的鼓面

  你坐在秋风深处愁容密布

  我走向你——而你说:

  这不是惊恐

  我亦偏执地认为,你并非贫穷

  因为我认定,你的眼睛,是你触摸过的

  蓝色的荣耀

  

  在杜甫草堂朗诵诗

  □杨强

  我们一经张口,潮热的风有些欣喜

  它辨认出了某些熟悉的方言

  它把它的发现告诉浣花溪里的莲花

  莲花先是手舞足蹈,再是弯腰点头,认同是

  那么地整齐划一

  鱼儿浮出水面,也要朗诵

  一个泡泡消失时,它说出了“甫”

  像喊“亲”一样的让人温暖

  “甫”,原谅我这样喊你

  天水的亲戚来看你了

  

  天水行吟(节选)

  □丁念保

  南郭寺

  向晚时分,南郭寺独坐未顷

  杜甫来访,他因家愁国恨而满目苍凉

  但仍因喝到北流泉的水而快慰

  迎着秋风,他老人家睁着婆娑的泪眼

  朗诵了一首古诗

  杜甫孤俏的身影背后,是

  南国四百八十寺,伴着声声木鱼

  笼罩在潇潇暮雨之中

  多少江山!

  六朝风烟未净。

  ——南郭寺不是南国的寺

  南郭寺,这册晴明的山水尺牍

  兀自悬挂在祖国西北偏北

  一个过去叫秦州,现在叫天水的小城

  而我,这个多情倦客,就如嵌在尺牍上的一枚闲章

  

  麦积山

  敲声木鱼

  驱走了宫闱秽乱

  垂下眼睑

  不见了刀光剑影

  一位皇后啊 怎样的苦难

  使你从命运的巅峰一撤再撤

  一路撤进了一尊

  黄泥糊面的

  石头心里

  乙弗氏 怎样的名姓

  怎样的轮回和报应啊

  皇后死了

  佛活了

  麦积山——

  有人读懂了佛的秘语:

  一只农家的麦垛

  无关温饱和信仰

  而是心灵的归宿之地

  

  入川记(组诗节选)

  □莫渡

  “因人作远游”

  ——借杜甫诗句为题

  权且当做我们

  已修得了千年的缘分

  才能够在公元2016年夏天

  坐在同一辆大巴车上

  让车顶的空调

  对准我们的胸口或额头

  一路向南方

  我刚默念了一句

  明日隔山岳

  车便驶出了秦州

  我手心潮湿

  捻搓着一根诗歌拧成的线头

  对准历史的针孔

  可我双手抖得厉害

  在草堂前的台阶上

  我看到你早已

  将一首首诗

  绣满一件破旧的龙袍

 

  草堂北邻

  难以想象

  公元761年秋天

  刮过巴蜀盆地的那场风有多大

  经过草堂北邻时

  我有理由相信

  你那块被风掀翻的屋顶

  是被他们掠去的

  并加固了自己的房子

  现在倒也没有这么大的风了

  你所期望的万千广厦

  已修到了三环以外

  再大的风也很难吹进来

  你的邻居

  依然生活得很好

  在你空了千年的茅屋旁

  经营着一家茶馆

 

  过栗川

  最终我们没能找到

  一尊

  用国破山河土

  和城春草木

  塑成的杜甫

  在栗川

  但那双躲在皂角树后

  目送我们离开的

  怯生生的眼睛

  使人难忘

 

  我在诗行中寻找他当年在秦州的背影(组诗)

  □欣梓

  萤火

  “十月清霜重,飘零何处归?”

  ——杜甫·秦州诗《萤火》

  从童年院门飞出的那只

  是否就是

  给我的童年

  铺满了月光的那只?

  去年夏天

  在打麦场上看见的那只

  是否就是此刻

  我在一个老人诗里捉到的这只

  它曾经陪看场的父亲

  抽完无数袋烟后

  藏入月光缝隙

 

  归燕

  “四时无失序,八月自知归。”

  ——杜甫·秦州诗《归燕》

  漫天云朵的石头

  阳光挪开

  巩县枝头长出的炊烟

  他看见

  风呵

  雾一样起起伏伏的这些山

  请你

  替他挪开

  让他看一眼烽火深处

  那个名叫故乡的中原小县

 

  初月

  “河汉不改色,关山空自寒。”

  ——杜甫·秦州诗《初月》

  从黄昏那里起身

  从东山到西山

  从院墙到屋檐

  一枚初月

  看见独自沉吟的人

  忍饥受寒

  此时的星星

  为他点上一座座灯盏

  而一朵菊花喊住他

  ——“歇一会呀!”

  一朵手捏白手绢的菊花

  要为他擦掉

  一颗偷偷溜出眼角的泪珠儿

 

  走成都(组诗节选)

  □杨玉林

  在西枝村

  “明天又该上山采药了!”

  住在小屋里的人向窗外望了望

  妻儿浅睡,面若黄花

  烛光摇曳夜色

  一首刚完成的诗,墨迹未干

  北流泉和几棵老树

  老在黄昏中

  一声敲响的老钟

  早已从山上落到了山下

  759年的古秦州,多么陌生

  不远处的东柯谷,十几户人家的灯盏

  忽明忽暗。秋风吹着秋风

  落叶飘飘

  长安如梦

 

  寻访诗圣

  当年,远离风雪茫茫的秦州老城

  入陇山涉蜀水

  倚杖行走的人

  拄着一个国家的病

  一把老骨头

  也瘦成一首首沉郁顿挫的诗

  王朝的绸缎,早就燃尽

  繁花似锦的成都,浣花路上

  一方净土300亩

  绿树绕红墙

  飞鸟已归来

  谁站在千年以来的诗行

  从容打望长安和故土

  草堂无风

  今夜,一个迟到的人,心怀愧疚

  走进一首诗中的冬雪

  借今生的月光

  为远方跋山涉水的老人

  祛一祛寒

  照一照路

 

  以诗为药(外一首)

  □赵亚锋

  从秦州辗转成都,只不过是

  把一座草堂换成了另一座草堂

  你的头发,比枯荒的冰草

  还乱。你的身体,瘦得像

  庭前的竹子

  秦州百姓不认识你

  也慢怠了诗歌

  山野菜你吃得惯吗?

  时隔1200多年,我们只是

  从你的诗歌里

  闻到了薤的清香

  才几个月,你的咳喘里

  多了几分病。你的苦吟里

  满是秋风。你不以为然

  继续以诗为药

  一边治疗心灵

  一边毒害身体

 

  300亩诗歌土地

  从天水出发

  我们只是看看你走过的路

  听听你的遭际

  却没有胆量把你的困顿和坎坷

  再经历一遍

  但如果在路上碰到你

  我一定会搀扶你

  帮你度过像剑门关那样的险路

  你实在走不动了,那就让我

  把你背一段。你虽然瘦

  但你的骨头又硬又重

  像一笔巨大的财富

  在诗歌的银行里,我们

  支取利息,作为盘缠

  来到浣花溪畔,看楠木参天

  看梅竹成林。老杜啊

  划给诗歌的土地

  虽然只有300亩

  但每一行诗歌

  长势都很好

 

  成都笔记(组诗节选)

  □吉晓武

  杜甫草堂

  应该忘记的很多

  比如发暗的叹息

  比如颤抖的双手

  还有卷走三重茅的那场大风

  ——那风刺醒骨髓里的水分

  也要忘记,一群顽童的笑声

  而无法忘记的是

  在心页上筑起的广厦千万间

  还有掬在手心里的几颗逃出大火的汉字

 

  浣花溪

  堆在岸边的卵石紧挨着圆润的记忆

  风和雨都停了下来

  一座小桥打开远方的门

  寂静如一对翅膀死死合起

  恰好是一个午后

  春天,轻轻挤开窗子

  垂柳爬上一支颤巍巍的笔

 

  草堂的绿竹

  挺直的杆子簇拥在一起

  密不透风地

  硬是逼出了一片锋利的浓荫

  那些叶子,一定是不吐不快的一根根鲠骨

  或者是穿过心脏的一万根利箭

  带有一条泥路的疲惫

  ——而在水淋淋的阳光下,此刻

  一只瓷一样的舌头

  像一页纸上,刚刚发绿的诗句

 

  大雅堂前的凝望(外二首)

  □李王强

  盆栽的荷花,葳蕤出一片锦绣的江湖

  宛如熨帖的赞美,和迟来的缅怀

  从你曾寓居的古秦州,出发

  我以迟滞了一千多年的步履追赶

  追赶你,密不透风的悲辛里

  裂帛穿云的高歌与椎心泣血的

  低吟。你早已,将颠沛流离的肉身

  修炼成了天府之国大雅堂前

  一尊不朽的青铜,面容

  清癯依旧,忧心惙惙——

  将一轮裂痕遍布的大唐落日

  拎成了一生的肝胆,和牵念

  圣贤的仁厚里,逸散佛的慈悲

  因着分量太沉太重,重过了时光

  你的名字和诗句在碑石里越陷越深

  我的抚慰,便要用尽心尖之上

  这一生的战栗,和敬畏

 

  浣花溪畔的沉思

  那场如刀的秋风,早已入鞘

  这六月的宽阔处,铺开了

  遍地光艳的繁华。有诗句蹁跹如蝶

  引领我,穿过红墙绿竹的花径

  独坐微雨轻描的浣花溪畔

  潺湲的流泻带着平仄的清音

  精致的漩涡绽开如花的笑靥

  洗竹影、洗流光、洗叹息

  也洗一再被狼烟熏黑的云朵

  我深知溪水如镜,映照过

  一座草堂芬芳的前世,和你

  在人间漂泊而羸弱的烟火

  掬溪在手,我要从这些水里

  辨认出另一些水,那必是

  你怅望家国的清泪

  它们,以晶莹纯净之身

  活到了如今,活向了永恒

 

  剑门关下的喟叹

  有巨石跌落,惊起绝句

  如旗猎猎,惊起律诗如藤倒挂

  绝壁,还有那歌行如鹰隼般盘旋

  墨绿的悬崖,耸起万千剑戟

  已将天宇高远的蔚蓝

  瞬间撑破,流出白花花的云朵

  这被月章星句不断加高的雄关险隘

  注定无法翻越。剑门关下

  我唯有击节而歌,向栈道之上

  那潇洒飘逸的身影、沉郁顿挫的

  身影……深深鞠躬致意

  剑门关下,我唯有抚膺长叹

  爱上逼仄小镇的古朴

  爱上豆腐干里柔韧的幸福

  然后,就让我这一夫当好自己的关

  守好胸口与咽喉,不放一只

  内心的豺狼出来,在珍贵的纸上

  在善良的人间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