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惊心动魄进天水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姚宇 2018-06-14     字体设置:

惊心动魄进天水

□蒋 殊(山西)

  2018年5月27日早,被喊醒。暖哄哄的太阳裹满脸。

  干什么?!

  你不是要出门?6:30了怎还睡!

  完全醒来,才想起今天要去天水,可昨晚竟没上闹钟。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慌慌起床,匆匆洗漱。

  要吃饭时,发现是牛奶面包,而不是昨晚从母亲处拿回的饺子。时间虽然不早了,还是坚持从冰箱里将冻成石头般的饺子狠狠扔进锅里。

  急急的大火。

  狼吞虎咽吃过。七点近十五分,跑下楼。

  好在是周日,车流不大,想着十多分钟便可顺利到达南站,取票,安检,检票,赶7:50的车应该不仓促。

  拐上建设南路途中,回复着一条微信,正待发送,突然一个急刹车。惊抬眼,发现车摇晃着急刹在即将与前车吻上的位置。庆幸之际,一股力量却从后面上来。

  马上意识到,被追尾了。

  险情一晃而过。人似乎没事,可以顺利扭头。后面是一辆出租车,车上载一名乘客。三位司机都下来了,查看车的伤情。顾不得这些,看远远过来一辆空车,迅速跑到马路对面,拦下。

  追尾的出租车上乘客也下来了,焦急地寻车。没有,便奔我拦下的车而来。我不敢离开,吼老公先将行李送过来。那乘客无奈问我:你去哪?

  原来是同路。我便说:一起走吧。

  他松一口气,快速坐进副驾。

  到站,他拿出手机刷微信。我必须客气一下:我们两个分付吧?果然他说:我刷吧,本来就是……

  后面的话没听清。本来就是他乘坐的车追了我的车?还是我先拦了车又同意顺路拉了他?

  下车,我再说一句:谢谢。之后各自急匆匆进站。尽管取票处与他又碰在一起,却已成了陌路人。

  取完票,已经7:38。匆匆进站。没想到这样的早晨乘客却极多。我挑着人少的入口,还是人多,于是咬咬牙冲到队伍前面对那个女孩说:我的车马上开了,请让我先检。

  她没说什么,我顺利通过。之后上二楼。一看检票口竟是第17,最后一个。平素当锻炼慢悠悠晃过去的距离,今天望去好遥远。万分紧急之际,一分钟是多么宝贵。跑,尴尬地跑。

  离17号检票口不远了,远远看到我前方有三位乘客也在奔跑。有一丝踏实,更有些紧迫。

  终于到了。空空的检票口只有一位检票员等我。她温和的眼神让我松了一口气。记得之前有过这样一次,在过了检票口到站台继续奔跑途中,一位乘客提醒我:到这里就不怕了。我才明白,过了检票口,就误不了车。

  走向站台的路上,深深呼吸。

  一路向南,又向西。路途是与太行山不一样的风情。才发现,麦子要黄了。家乡好久不种麦子,让人忍不住想起诸多心事。爷爷在黄昏时分坐在院中耐心用麦秸杆编坐垫,屋里的奶奶将嫩麦粒淘净裹了面粉用鸡蛋炒,而母亲则在灯光下簸箕里一粒粒挑拣着沙石。刚刚过去的下午,我们一群孩子走过一块块麦田捡拾了被大人们丢弃的麦穗……一幕幕曾经,在这一晃而过的麦浪前交替呈现。

  窗外的景色时好时坏。每到一站,脑子便要自动搜索与它有过的关联。一站站累积,目的地便是心目中的天水。关于天水,我的印象只有麦积山。这是久存脑中终于要走近的胜地。

  吃过中餐,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到站,于是挪至过道另一边无人的座位眯起眼。除中间被清扫卫生的大姐唤醒抬了一下脚,又睡去。我在13:16分醒来。与早晨一样,庆幸醒得及时。因为列车到达天水是13:25分。我的行李放在车箱最后一排座位后。收拾好身边的包,慢慢走在下车队伍最后。与以往不同,我没有急于挤到最前面拉出我的行李箱,因为每次都遇到有别人的行李挡在外面。

  前面的人都下完了。我惊住了,才发现压根没有我的行李箱。座位上是三位乘客,面壁而坐。

  我的行李呢?

  什么行李?

  箱子啊!

  没有啊。

  座位转方向了吗?

  一直这样啊!

  急问旁边的乘务员:我的箱子呢?她诧异地看着我。

  冷空调包围中出了一身汗。这趟列车的终点是兰州,在此只停三分钟。可是人们都下完了。我的行李呢?恍惚中突然意识到,难道在车箱的另一端?冲过去,果然那里才是后排。我的行李箱果然在独自焦急等我。

  上车的人流已经涌进来。我艰难地逆他们而行,推着箱子往门口挤。有乘客不满意了:怎还有下车的!车门处列车员望到我,吼:快点快点,关门了!

  一步跨出车外。

  车门在身后滴滴欢叫着关上。列车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继续拖着自己的节奏前行。站台上基本没了人流。我站在原处一遍遍回想:这是怎么回事?

  中餐之前,我曾几次到车箱后面,查看我的箱子。每次都准确看到它。为什么下车却会坚定地走到反方向?是因临睡前换至过道另一边迷了方向,还是匆忙中脑子没完全醒来?如果反应再慢半分钟,我是跟着列车继续前行,还是放弃箱子下得车来?

  低头,我的行李箱紧紧偎在身边,委屈得像个孩儿。

  天水崭新的高铁站,体贴的接站女孩,以及热情周到的司机师傅,让我瞬间忘记之前的小惊魂。天水的气温没有想象中的高,可以不打伞,不戴太阳镜。司机师傅一路谦虚:我们这里是个穷地方,是一个小山沟。他不知道,我们都是奔着这里富裕的历史文化而来,我们对这里仰慕已久。

  穿过天水的主街道建设路,不久便到了市政府对面的阳光饭店。饭店坐落在热闹的步行街上,天水的风情触手可及。

  我的房间是503。负责接待的一位年轻小伙帮我将行李送至房间。送他出门时,一边与他打招呼,一边任门关闭。可是,我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却恰好挤进门缝里。

  我不知道这扇门为何有如此强大的吸力。小伙还在门外,只好不动声色。可是好疼啊,有点想哭,但只疼无泪。眼睁睁看着,无名指指甲近根处迅速涌出一片淤血。

  不能碰。

  魂牵梦绕的天水啊,走近你,如此惊心!

  是要产生特别的缘份吗?帷幕要这样跌跌撞撞,磕磕绊绊又惊险无比地拉开。

    作者简介:

  蒋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太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省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24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及当代现实主义创作作家高研班学员,现为大型影像文化期刊《映像》杂志执行主编。迄今为止在《人民文学》《上海文学》《北京文学》《青年作家》《山花》《中华文学选刊》《小说选刊》《散文百家》《光明日报》《文艺报》等国内大型文学刊物发表作品若干。著有散文集《阳光下的蜀葵》《神灵的聚会》《百年长川》《重回一九三七》。曾获“赵树理文学奖”及《小说选刊》年度大奖。有作品分别收入中国散文及随笔年选;散文《故乡的秋夜》收入2014年苏教版高中读本。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