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递>>
【快讯】扫码骑车 方便又健康    【快讯】为人民公园添绿    【现场】人民公园的另类“风景”    【现场】新华路人车上演“肉夹饼”    离家出走的孩子找到了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天水新闻>>大新闻
走进天水女作家书香芬芳的世界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张娟 2017-03-09 15:33:25 星期四     字体设置:

 

三月,聆听花开的声音

——走进书香芬芳的世界 

  

      三月,是如花如梦的季节,是万物苏醒春风化雨的日子;三月,是美好的开始,是浪漫而又温柔的悸动。三月八日这一天,是属于女性的日子,无论是娇美的花朵还是铿锵的玫瑰,抑或是淡雅的雏菊与高贵的玉兰,都能够尽情地绽放,盛开最美的姿态,散发出傲人的芬芳。

  女人如花、女人似水,她们可以如溪流般柔软温情,也可如磐石般勇敢坚毅,今天我们走进的几位女性的世界,纯净而优雅,没有功名利禄、没有喧嚣杂念,只有浓浓的墨香与纸页的芬芳……让我们一起聆听她们的文学故事,聆听花开的声音……

     

  川宇:文学创作让我更完整

    □记者 马楠

  马浩瑜笔名川宇,是张家川县人,之前她工作繁忙,我们没能前往张家川与她好好聊聊。在一个天气晴朗的午后,马浩瑜却来到了报社,也带来了她的作品,这让我们大为惊喜。现实中的她谈吐优雅,亲和力很强,干练中透出浓郁的文人气质。

  马浩瑜擅长散文诗的创作,近几年的创作方向以散文和短篇小说为主,出版散文诗集《一棵不该开花的树》、《向北的路》两部作品,发表过的作品有百余篇。马浩瑜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文学梦,但真正开始创作却是在2008年后半年,创作开始后她一发不可收拾,尽情地用文字诠释着情感。用马浩瑜的话说,“写作是她最好的朋友”,在文字中可以哭、可以笑,可以肆意地倾诉与宣泄。写作对于她的意义不言而喻,是写作让她找到了自己,让她变得更加地完整,能够毫无忌惮地做最真实的自己,写作的目的变得不那么重要,它渐渐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

  因为文学的影响与带动,马浩瑜爱上了与文学艺术有关的一切,除了文学创作,习字、作画也成了她的爱好。都说艺术是相通的,一个真正的作家,文学艺术的造诣也一定较为深厚,马浩瑜就是这样一个“全面”的人。目前,她的长篇小说《雪在烧》即将完成,而她最大的心愿是完成已经搁浅了很久的长篇小说《穿过阳光的风》。

  文学不仅完整了马浩瑜,也教会了她思考。她的文字中没有华丽的辞藻堆砌,没有不实难懂的晦涩,一字一句看似平实,却不乏幽默,处处牵动着读者的神经,这其中注入了她的心思、她的情绪,那随手拈来的感想,也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她的文字大多离不开亲人、家乡,一定是这些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情感给了她太多的感慨与留恋,让读者读来或热泪盈眶,或心向往之。即便是一个小物件,一件小事情,总能在她的笔下变得生动而有趣,但笑过,哭过之后,却又发人深思,仿佛瞬间明白了这些文字的意义,和想告诉我们的道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高超的本领呢?

 

   刘红玉:写作是捧着阳光行走

    □记者 刘蕾

  一直看着刘红玉的头像在我的QQ里一闪一闪,但从不打扰她芬芳的生活,只是默默地关注着她的博客,她心灵鸡汤般的文字。

  七八年前,我是晚报专刊部曲溪版的编辑,一直向她约稿,读她如阳光般温暖的文字,到后来,我市十位作家、诗人策划出版《南山文丛》,她的散文集《捧着阳光行走》如同一朵美丽的花,芬芳在人们的案头。有朋友给我送了一套,至今我的办公桌上还整齐地摆放这一套丛书,其中就有一本刘红玉的《捧着阳光行走》。有时,心灵感到冰凉时,忽然抬头,也想捧着一束阳光,感受一下温暖,就不由得翻一翻,从中摄取一些阳光雨露,让我的生活变得更惬意。

  最近,由于要采访她,所以和她联系又紧密起来,我说我要去拜访她,她很客气地说,她们刚开学,最近比较忙,晚上在微信上聊吧!就这样,我在微信的视频里和她又见面了。好几年没见了,她还是那样年轻、漂亮。不知是喜欢文学的女子特有的气质,还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缘故,她的身上带着一种中国古典的美,读不透,品不够。和她的人一样,她的文字更是美得让人陶醉。就像她特有的文学语言:“雪花,是大地的新娘”,这八个字带给我们怎么样的想象,我们的心智一下子便被这样的文字紧紧摄取,让我们想象雪花是如何做大地的新娘的。读到这样的文字,人的心灵便湿热了,雪花的美似乎举手可触。

  刘红玉出生在美丽的渭水河畔,这方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土地上的自然美景深深吸引了她。在她小的时候,父亲就引导她读书咏诗、赏画调琴,逐步培养她用诗情画意的审美倾向去感知大自然的美,这对她后来在文学艺术创作上追求诗情画意的境界,作品感情其调显得平和、清新无疑是有着重要关系的。虽然文学创作是靠一定的灵气的,但这也与她从小受家庭的熏陶和培养是分不开的。

  刘红玉是一名小学语文老师,现就职于麦积区马跑泉中心小学。她一直认为,写作和工作是没有冲突的。就是这份职业让她有更多的机会去读书、去思考、去写作,写作不仅仅让她的生活丰富多彩,更重要的是,写作让她的工作更加得心应手。作为一名小学语文老师,就要去启发引导孩子们怎样写。刘红玉说,她不奢望孩子们长大后都成为一名作家,但起码要引导孩子们想说话、爱说话、会说话,并能思考整理成一段或一篇语句通顺,条理清楚的文章,写出来好让大家来分享自己在生活中的发现和快乐。

  刘红玉说:“出书,只是一种机缘,写作才是记录自己的成长,是一种希冀,是自我的留存,文字可以讲述你曾经与岁月的因果缘分,也可以让你面对每寸光阴,祈求诚心给养,让年华不要虚度。”

   

兰叶子:文学是倾诉的窗口

    □记者 马楠

  兰叶子,名如其人,优雅淡然。第一次见到兰叶子,便被她身上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一头利落的短发,一直挂在嘴边的微笑。当记者与她坐下细聊时,她的语气缓缓道来,谦虚而友好。虽然已经退休,但兰叶子却闲不住,现在又在甘肃省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当起了专职辅导员。正是内心的这种激情和对生活的热爱,才让她能够新作频出、佳作不断。

  从幼年开始与文字结缘,那时还不识几个字的兰叶子便会指着报纸上的字,有板有眼地念着,可以说是天生的喜爱,后来接触到了《红旗》、《文汇报》和《解放日报》,让她对文学渐渐有了敏感性。那时的兰叶子是周围同龄人中,认识的字最多、写作文速度最快的。成长的过程中由于家庭的变故,兰叶子习惯了将情感埋在心底,用笔中的文字表达出来,将自己的心情写进日记里,那些用文字积攒起来的心情日记,已有大大小小的数十本。

  兰叶子的作品多以散文诗为主,散文诗也是兰叶子很偏爱的一种文体。她的散文诗集《春天的秘语》、个人诗集《兰之语》,无不体现出作者细腻的个人情感和敏锐的感触,更体现出了兰叶子洒脱随心的性格。对于她而言,散文诗的写作更适合抒情,与诗相比散文诗没有诗的韵脚、节奏、行数等,没有了这些形式的羁绊,情感的流露便更加的自由。在她的诗中,仿佛有无尽的心事想要诉说,有时孤寂伤痛,有时执着勇敢,让读者体会到她那丰富的内心世界和炙热浪漫的情感。网络的出现开阔了兰叶子的视野,让她的文章被更多的人欣赏和肯定。兰叶子说,那些生于手指间活跃于屏幕间的文字,既可以诠释一种心情,也可以表达一种感情,与文字相亲,只是她需要让感情存活的一种方式。她自认所写的文字算不得创作,只是她需要让感情存活的一种方式,是写作和文字为她打开了一扇倾诉的窗口,让她在孤寂压抑时可以用写作的方式为自己疗伤。

  兰叶子希望,她能够将文字之路坚持走下去,将与文字的这份缘分坚持到底。

 

  邢娟娟:写作是美丽的绽放

     □记者 刘蕾

  三月,一个樱花烂漫的季节,我和邢娟娟相遇在《樱花漫》,倾听她墨香芬芳世界里的点点滴滴。

  来到她的办公室,她还是一如她的文字,那样的灵动,那样的美。言谈举止,穿着打扮仍是一位文学女青年特有的气质和风范,更是一位灵魂有香气的女子。一番寒暄后,我们直奔主题,讲述她一路走来的写作历程和在文学道路上拾取的幸福与快乐。

  邢娟娟是秦州区平南人,父亲是一位农村小学老师,从小听父亲讲故事、讲秦腔、讲古经。慢慢地,她就开始喜欢看各种书,如《连环画》、《故事会》、《小说月刊》等刊物。让她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在平南全学区的作文竞赛中,她的文章得奖了,这次得奖真正激发了她的写作梦想,从此,文学梦就在她幼小的心灵生根发芽。

  由于她对文字天生的那份热爱和执着,每天放学后,她一边干家务,一边偷偷地看各种小说。因为父母怕看杂书会影响她的学习,除了课本,其他的杂书坚决不让她看。于是,邢娟娟就背着家里人偷偷地看,对各种小说更加的爱不释手,有时候她把一本小说读不完,她就不睡觉。慢慢地,她开始接触鲁迅的小说,不管哪种类型的书籍,她都会读得津津有味。

  大量的阅读,让邢娟娟的文字功底越来越好。中学时,她的第一篇散文《民办教师的父亲》发表在《天水日报·副刊》上,班主任知道后,拿到全班朗读,此时,她真正感受到了文字带给她的幸福和快乐。于是,写作的笔开始游走在生活的方方面,她的文学梦开始慢慢变成现实。后来,她考到天水市第一师范,从此,这里的图书馆便成了她恋恋不舍的家,除了上课,她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各种中外名著、中国传统文学经典等成了她闲暇时离不开的朋友。

  谈到文字和写作,邢娟娟有说不完的感动和感悟。她把文字当作她永恒的心灵栖息地,在这里,她尽可肆意安放一个女子的梦想和忧伤。她把文字看成心间一领花香织成的月光锦袍,细腻且湿润。她说,写作的日子,孤独显得那般充盈、可爱。奔波的路上再苦,她都能听到花开的声音。

  邢娟娟的第一本散文集《樱花漫》,一个春天气息扑面而来的名讳,一个樱花沥雨露梦幻般的境界。她以女性诗人特有的感触将她对这个世界的感知细致地描摹了出来,就像在水中嬉戏,在月下赏花,在山头看云朵,在林中听松涛。读她用诗歌般的语言铺陈散文的画面,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她的每一篇文章,每一段文字,缱绻、妩媚、灵动。这本书的名字,蕴含了她深深的故土情结和唯美追求。她希望自己的心魂像故乡院落最朴素的樱花素清雅静,更希望将这长在张家大院里裹着古老文化神韵的小小樱花,化成她笔尖的文字传递给所有给她恩惠的人。

  在和邢娟娟谈论写作时,让人深深地感受到,她是用一半的生命写作,一半的生命生活。她喜欢日子诗意过,月下轩窗,笔墨幽香,情怀淡泊,以月光般的文字,悠度一个女子清浅的时光。如同她的文字里描述的一样:梦里开花,梦外落雪,执手文字,凝眸远方。岁月静好,她,愈静好!

    

汪彤:文学是生活最真实的展现

     □记者 马楠 

  见到汪彤时,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空气中透着丝丝凉意,温暖中带着清爽,似乎很适合今天的采访氛围。汪彤如我们以前见她时一样,优雅细腻,气质如兰,但她却告诉我们,昨晚值了一宿的夜班,今早还没来得及回家休息,就赶来与我们见面,因为采访的主题是她最爱的文学,即使再疲惫,内心也是欢畅开心的。

  汪彤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父母都是老师,对于书籍和阅读有着近乎执着的热爱,从小汪彤就在父母的熏陶下接触了各类书籍,图书馆成了她的“常驻地”,她很快便被书中的世界所吸引,即便是在外地求学期间,也从未放弃过阅读。父亲经常买书,自己看完后便放入纸箱,等着汪彤回家来看。汪彤告诉我们,每次她回到家,总能看到一大纸箱的书在家中静静地等着她。

  直到现在,汪彤对于阅读和写作的兴趣一直没有变过,她会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将所想、所闻都记录下来。所以汪彤的作品都是写身边的事,无论是生活中观察到的某个人物,带给她的感动,还是外出的一场旅行,震撼了她的内心,凭借着细腻的观察,汪彤总能用细腻的文字表达出来,如《四旧书屋的老李》、《拉卜楞行记》等,都是她所见所感后最真实的展现,所写的人物几乎都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甚至从他们身上能够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因为一个人的内心充满了美好,他眼中看到的世界也都是美好的。

  从汪彤的作品中,我们能够感受到无限的温暖,阴霾的心情也会因此放晴,生活中的一切在我们看来不起眼的平凡事物,在她的视角里,总是那样的独特而可爱,散发着柔软的光,我们的心中也不由得被注入了源源不断的爱的力量,不得不重新去审视这个世界和我们身边的一草一木,整个人便豁然开朗了起来。

  “一个人的兴趣爱好如果能保持到15岁以后,那么这个爱好就会成为她的终身爱好。”汪彤说,她很感激自己如今仍爱着文学,感谢父母对她的影响,感谢良好的家庭环境,而她也将这样的影响带给了她的孩子。她希望好的兴趣爱好可以一代代影响并延续下去,纸质书籍的魅力不言而喻,它可以让人静下心来一边思考一边想象,远离世俗的喧嚣,寻得一片内心的安宁。

 

    南岚:写作是心灵的独白

     □记者 刘蕾

  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我在报社门口和南岚见面。本来说好我去她家,她怕我跑路,就说她到市上来办点事,其实,她是专门给我送她的散文集《凝月垂泪》来的。

  在电话里,我听见她的声音特别温柔、甜美,没好意思问其芳龄,就绕弯说,如何称呼你。她笑着说,就叫我马儿吧。一听这名字,一种莫名的喜欢,不知是她的声音里的那种甜美,还是“马儿”这个可爱又可亲的名字,总之,简单的几句交流,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直爱自称自己大姐的我,就很自然地说,你叫我刘姐,我叫你马儿。这样,三言两语,我们就已经有了莫名的心与心的相通。

  快到报社门口了,我的电话响了,南岚说:“刘姐,我在你们单位门口。”可我找了半天也没看到南岚,我前面站着一个小女孩,在接电话,我想,这不会是马儿,明明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马儿能有那么小吗?带着惊讶和疑问,我冒昧问了一句:“你是马儿吗?”她款步走过来,轻轻握住我的手说:“刘姐,我是马儿。”我顺口说:“林妹妹。”她笑着说:“刘姐,你怎么也叫我林妹妹,我的朋友常这样称呼我。”我开起了玩笑:“你的脸上写着‘林妹妹’几个字呀。”几句问候后,我俩就如同一对老朋友一样,边走边聊,不知不觉来到南宅子,我给她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我俩坐在木凳上,聊她的人生,聊她的创作历程……

  当我从南岚手中接过《凝月垂泪》这本散文集时,一看封皮上这四个醒目的大字,我就感觉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果真如我所料,翻开书页,品读她的每一篇文章,真是文如其人,字字珠玑,句句含泪。如她的《心序》这样写道:“凝月忆旧时,垂泪赋新词。遥想当年事,浅思今日期。”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一段时光,一段情感,给她带来的伤痛和苦愁。她告诉我,“每天晚上夜深人静,难以入眠时,我就开始伴着月光,用文字记录心灵的点点忧伤。”南岚的这本书以散文为主,其中也收录了一部分短篇小说、诗歌。每一篇文章真实地展现了她对亲情、友情、爱情、生活的认识与感悟,以及对人生的诸多思考。

  南岚原名马艳梅,她不仅是一位爱写作的人,更喜欢阅读。她受父亲的影响,从小爱看各种书籍,最喜欢读古典文学,《红楼梦》她读了两三遍,古诗词更是爱不释手。她最喜欢李清照和纳兰性德的词,这从她的文字里不难看出。

  南岚虽在写作道路上刚刚起步,但她对生活颇有感触,她说,生活的不同经历让她明白了很多事情,就像每个生命都会带给人独特的感悟一样。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人们无能为力的,但有一样东西,却可以让这种无能为力春风化雨,这就是写作。

  不知不觉间,这个如诗如画般的美丽时光就流走了。该和南岚说再见了,但她的故事如同林妹妹一样,永远讲不完。

  

上一篇去年天水市住房公积金贷款逾16亿元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