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递>>
【五一· 致敬天水劳动者】劳动的你最伟大    【五一· 致敬天水劳动者】劳动的你最光荣    王锐主持天水市委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暨县区委工作汇报会    徒步登南山 运动享快乐    《天水市古树名木保护条例》公布实施新闻发布会举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天水新闻>>大新闻
【五一· 致敬天水劳动者】劳动的你最伟大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张娟 2019-04-30 09:38:42 星期二     字体设置:

  
  编者按:
  

  劳动最高尚,劳动最光荣,因为劳动创造了世界,劳动创造了文明,劳动创造了我们的幸福生活,劳动创造了一个个人间奇迹。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奋斗者是精神最为富足的人,也是最懂得幸福、最享受幸福的人。五一劳动节即将到来,在这个劳动者的节日里,天水日报社全媒体特推出“五一特刊”,向全市广大劳动者致以崇高敬意和节日问候。

劳动的你最伟大

  

  劳动节不仅仅是劳模的节日,也是每个劳动者的节日。在我们身边,有很多人默默无闻地奋战在自己的劳动岗位上,这些最普通的劳动者,虽然没有“劳模”的称号,也不曾获过什么劳动奖章,但是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职业精神的涵义。记者将视角聚焦身边的普通劳动者,记录他们的生活境遇、人生况味以及他们的志趣和理想,探寻劳动的收获,也分享普通劳动者的获得感。

  基层民警:只为保一方平安

  □记者 王雪梅

  在麦积区渭南镇辖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没事找老陈聊聊,有事找老陈解决”,被渭南镇辖区居民亲切地称为“老陈”的便是渭南派出所民警——陈想杰。

  4月27日,阴有刮风。

  早上9点,记者到达渭南派出所时适逢陈想杰值班,他正在和同事一起整理装备,检查警车,等一切出警准备工作办妥后这才坐下来吃起了早餐,早餐是馒头就白开水,是前一天晚上备好的。

  居民喊他“老陈”,其实并不是因为他年龄大,而是因为他从大学毕业后就通过考试被分配到渭南镇工作,一干就是近8年,辖区居民跟他熟,有事没事都愿意找他。

  陈想杰今年35岁,2012年1月进入渭南镇政府工作,2015年通过全省一万名警察招考考入渭南派出所,在镇政府工作的三年多时间里,他干过计生专干,当过驻村干部,跟居民熟络,与村干部配合默契,这给他日后的警察生涯打下了扎实的群众基础。

  9点34分,馒头刚啃完,杯子里的水才喝了一半,所里的报警电话就响了,称一个面包车与一个大货车发生剐蹭,随后记者随陈想杰及其他值班民警匆匆赶往现场。记者在现场看到,大货车车身有一片漆被面包车蹭掉了,不严重但双方争吵不休,在陈想杰和同事的协调劝解下,双方很快达成共识,面包车司机当场同意赔偿大货车司机200元作为补偿。

  从2015年进入派出所工作以来,陈想杰在与同事的配合下,调解邻里纠纷300余起,办理行政案件253起,侦破刑事案件104起,其中不乏让居民称赞、感激的案子:

  2016年参与破获19辆摩托车盗窃案,抓获犯案人员6名,挽回群众直接经济损失4.2万余元;

  2017年参与破获29辆电动车盗窃案,抓获犯案人员10名,挽回群众直接经济损失5.6万余元;

  2018年参与破获入室盗窃10起,抓获犯罪分子3名……

  在全所的努力下,2016年、2017年连续获得农村所绩效考核第一名,2018年全局20个派出所绩效考核第二名。

  出警回来时已是10点25分,他没有歇息,坐在电脑旁,在网上处理完报警信息后,又忙着核实起“一标三实”工作,直到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

  这位不速之客是陈想杰所辖片区的管控人员,来人50多岁,曾经因为伤人坐过牢,出狱后在陈想杰的开导和关怀下,他慢慢走出坐过牢的自卑,人慢慢地活跃了起来,闲的时候经常会找陈想杰聊天,有时候还会帮所里打扫卫生。

  经常来找陈想杰聊天、办事的居民很多,他每次都是耐心聆听,尽力帮忙,他说,工作的时候他很有耐心,但对于家人亏欠很多。

  渭南派出所辖区人口4.4万余人,民警8人,协警1人,人口多,警力少。陈想杰既参与办案,又是所里的内勤,工作繁琐复杂,比较繁重,有时候轮流值班时半个月都回不了在秦州区的家。

  没时间陪孩子玩,没时间看望独自在老家的80岁父亲,连着4年在大年三十、初一值班……妻子工作也比较忙,照看两个孩子的重任全落到了70岁母亲的身上,等轮休回家时早已疲惫不堪,倒头大睡,看到穿着警服和衣而睡的爸爸,5岁的大儿子却在身边嘟噜着,“我长大了也要当警察。”

  下午3点时,所里的报警电话又响了起来,辖区两个村民因为田地里浇水起了纠纷,陈想杰放下手里的活,又一次匆匆出警。由于有别的采访任务,记者不得不离开,后面联系得知,那天下午又接到了两起邻里纠纷案件,但都圆满解决。

  “在繁华的城镇,在寂静的山谷,人民警察的身影,披着月光,迎着日出……”,回程时,电台里一首《警察之歌》唱出了警察的精髓,记者耳畔却想起了走时陈想杰说的那句话:派出所是维护社会治安稳定的“第一防线”、是服务群众的“第一窗口”,派出所工作的好坏事关公安工作全局,事关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保一方平安。

 

  养殖户:养猪也要与时俱进

  □记者 何慧娟

  猪用自动料槽、自动饮水装置、母猪保育床……4月25日下午,记者在秦州区平南镇富阳村的养猪场采访时看到,不少设备都采用的是“高科技”,这在节约劳动成本的同时,也让养猪更加标准规范。

  走进猪舍,养殖场主人富世祥正忙着给猪添食、清理猪舍。“每天早上6点多就开始干活了,喂食、清理猪舍、拌饲料,打防疫针之类的,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忙活完。”

  富世祥告诉记者,他养猪已有18年,在平南镇也是规模化养殖户中较早的,多年来他的养猪场就他一个人在打理,可以说起早摸黑在猪圈里劳动,没有休息过一天,甚至在过年期间也不得闲。

  记者了解到,富世祥的养殖场目前有100多头猪,饲料主要有玉米、麦麸、豆粕。虽然他学历并不高,而且大半辈子都在与庄稼打交道,但却是个勤奋好学的人。

  “以前家家户户都养猪,我们只是比别人多养几头,到了年底卖掉补贴家用,但后来随着规模的扩大,很多方面就要学习,像饲料的配比、新设备的使用、防疫以及市场行情这些都要及时掌握。你看,现在喂食喂水都是自动化,人就轻松多了。”富世祥边说边指着猪栏中的一个水泥料槽说,喂食的时候只要在料槽上方加满饲料就可以了,猪边吃,饲料边往下流,拱不动、咬不坏,还比传统喂养更节约饲料。

  富世祥说,规模化养猪以后,首先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防疫,行内有句话叫做:养重于防,防重于治。为了做好养殖,富世祥多方学习,通过看书学习,听专家讲座,参加畜牧业论坛等形式,如今已经对猪的习性和常见疾病了如指掌。“狂犬疫苗是刚出生的小猪就要接种,口蹄疫疫苗春秋两季各打一次,每一种疫苗都有特定的接种时间,而且要随时注意突发疫情的防治,同时一定要保证猪舍内通风良好,吃的、喝的都要干净。”

  除了防疫外,加工饲料也是一门学问。富世祥说,饲料大都是自己加工的,玉米、麦麸、豆粕这些原材料都要自己运输、装卸。还要用专门的机器加工,从粉碎到搅拌,然后再根据比例配好。

  “这边是小猪猪舍,前面这一窝是出生10多天的,后面的是出生一个多月的,根据不同的阶段要不同喂养。”富世祥告诉记者,最熬人的就是母猪下崽的时候,要从早到晚地守着,根本不敢睡觉,刚出生的小猪跟婴儿一样,需要人精心呵护。

  就在与记者交谈的一个多小时里,富世祥手里没有停,他将几个猪舍清理干净,把饲料填足,查看了小猪生长情况,并对即将分娩的母猪做了检查。采访结束记者离开时,已是傍晚时分,他还在猪舍里忙碌着。

  

货运司机:过家门而不入是常事

  □记者 何慧娟

  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以车为家,是物流运输的主力军。他们日夜兼程,拉近地域距离。他们风餐露宿,助推经济发展。他们,就是货运司机。

  4月25日早上9点半左右,当记者在秦州区羲皇大道见到货运司机康强强时,他已经赶了100多公里的路,身高一米七几的他,站在8米多长、3米多高的东风天锦货车旁,显得有些瘦小。“早上六点多就从静宁冷库出发,装了货的车速度慢,从静宁到天水得三个多小时,从天水到成都还得十来个小时,基本上就天黑了。”他说。

  康强强告诉记者,自己是从2012年开始跑货运的,由于邻村几个跑运输的伙伴都走的是成都线(静宁—成都),所以他也理所应当的加入了这个队伍。从天水出发,到达静宁的果品库,装上富士苹果后赶往成都,然后再从成都装了蔬菜、水果以及生活用品等返回天水。

  “跑十天高速,从静宁到成都一般就需要12到14个小时。时间稍微宽松的话还能在经过天水时回家吃口热饭或在服务区稍作休息。货主催得紧的话,就连喝水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还哪有时间回家去。”康强强说,他家租的房子就在羲皇大道边上,虽然每次拉货都能经过家门口,但为了赶路只能直接开走。

  刚开始跑车的时候,由于路况不熟需要问路,倒车需要指挥,康强强还带着自己的父亲跟车,但是后来随着运费越来越低,他便开始一个人跑车,父亲则继续回到工地打零工。“刚开始货车不多,从静宁到成都一趟运费是3000多元,现在就只有2300元,交过200元的信息费和保险费,就只剩2100元。而加油的费用就要1300元,再除去来回吃饭、住宿以及换机油、日常检修费用,一趟来回一周左右也就能挣1000多元。”他说,为了省钱,也为了车上东西不被盗走,他大多数时间都睡在车上,他们打趣称为“东风宾馆”。

  当记者问及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份职业时?康强强说,自己的父亲是农民,常年在工地上打零工,特别辛苦。所以他便想要学一门手艺,想着靠技术吃饭能相对轻松些。“我家就在316国道边,以前看到开大货车的,感觉很霸气,想着不仅能赚钱,还能全国各地到处跑,看美景,但真正干上这一行才发现并不是这么容易。”他说,当初买车的时候不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了一些外债,即使这份职业不轻松,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扛。

  康强强说,从事这份工作让他感觉最难的就是不被人理解和尊重。“车辆要上路,难免就要限速、限重,但是货主不理解,装货的时候嫌拉的少了,运输过程中嫌跑得慢了,有些甚至一路能催十几次,有的甚至会因到货太迟而扣运费,这让我们很为难。所以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货主、代办能对我们多些理解和尊重,毕竟谁都不容易。”他说。

 

早餐店主:为顾客奉上放心美食

  □记者 马凯

  早晨五点,整个城市还在睡梦当中,民主路上鲜见行人,沿街铺面门窗紧闭,除了路旁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和偶尔驶过的出租车外,再很少能听到动静。而这时,随着“吱嘎”一声开门的声音,黄先生的早餐店铺开启了忙碌的一天。

  黄先生做餐饮已经好多年了,如今的店铺有7个店员,虽然成了老板,但很多事还需要他亲力亲为,因为他觉得餐饮行业事无巨细,要保证每个环节不出差错。经过几年的磨合,如今他和店员已经形成了默契,话不多说,厨房里已经开始和面、熬粥、洗菜、剁馅、拌馅、蒸面皮,人人各司其职,有条不紊。

  店员刘秀兰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包子,这些工作相对来说颇为艰巨,因为包子的需求量很大,而且制作过程要花费很多时间,因此她的工作基本上算是着手最早的。从店铺开门后开始和面、醒面,再到后面擀皮、包包子,刘秀兰和其他店员互相合作,一刻也不停歇。虽然工作任务重,但她们都表现得游刃有余,美味的包子也为早餐店拉来了一批忠实的顾客。刘秀兰熟练的操作,必是日复一日不厌其烦运作的结果,这其中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枯燥的早晨。

  寂静中厨房里的声音显得很清脆,时间一分一秒在走,包子已经上了蒸笼。刘秀兰告诉记者,每天最早一批客人是七点左右到,所以在这之前她们得做好所有工作。蒸笼里压抑许久的诱人香味和腾腾热气随着开笼一瞬间全部涌向店铺,时间也刚过七点。上班路过的人已经站在门口买包子,时间充裕的顾客,会进来坐下喝碗粥,他们大多是老顾客,基本每天都会来吃早餐,比上班还要准时。

  在这之后的两个多小时,才算是步入最忙碌的阶段,顾客络绎不绝,店铺里人声鼎沸,刘秀兰早已顾不上多说一句话,为顾客拿各种馅的包子。等人潮褪去,已经快10点了,忙碌了4个多小时老板和店员们才有了喘息的时间,开始了她们的早餐时间。

  回顾整个早晨,就像一场战斗,从备战到战斗打响,各项挑战应接不暇,但这些“身经百战”的人,已经把它变成为了每天生活的一部分。

 

  铁道通信工:你的出行我守护

  □记者 王雪梅

  4月25日下午2点,烈日炎炎,天气预报显示,气温31℃。

  宝兰高铁的铁轨上,一位满头大汗的年轻人正低头对高铁通信设备进行检修和维护,为了保证高铁行车畅通安全,小到一个螺丝钉,大到整个设备,都要在他的手里过一遍。

  这位年轻人就是高铁南站通信工人王鹏。

  2017年7月9日,宝兰高铁全线正式通车,这条线不仅让天水进入了高铁时代,也让王鹏成长起来,慢慢地成了一位出色的通信工人。

  王鹏是单位配到天水南站工作的先遣队员之一。2016年,祖籍山东的王鹏,大学毕业后背井离乡被配到天水南站,做一些高铁开通前的准备工作,时至今日,已有4个年头。

  在天水南站的日子里,除了迎来送往的客车外,王鹏还干成了人生中的两件大事:成功娶到了跟着自己到天水南站工作的妻子;在麦积区买了一套大居室的房子。对于漂泊在外的他来说,在天水有了家,也扎下了根。

  下午3点时,王鹏坐上了去下一个基站的车,他对记者说,现在算淡季,来去客车并不像“五一”、“十一”、春运那么多,但是每一个环节却马虎不得。

  王鹏还清晰的记得宝兰高铁投入运行的第一次春运,对于参加工作不久且参与前期监测、维护、上设备的他来说是一次工作“大考”,天水南站各个岗位的工作人员都绷紧了神经。

  2018年春运,天水南站输送旅客逾百万人次,春运期间通车安全,无突发状况发生,在高铁南站的第一个春运算是大获全胜,王鹏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下午4点时,在又一个基站王鹏开始了工作。他说,高铁线的维护大多是在夜间作业,由于高铁行车都在白天,只有到了晚上列车停运后,才能对高铁通信设备进行维护。

  在没有列车运行的时间段工作,被称为“出天窗”,“出天窗”的主要工作是对高铁通信设备进行检修和维护。其中,维护与高铁行车密切相关的网络系统是重中之重。王鹏说,在列车运行过程中,如果前方道路出现大风、下雨等异常情况,就需要调度中心通过GSM-R网络,把限速命令传输给列车,列车会自动降速。如果通讯出现问题,严重的时候可能会导致列车自动停车。

  “出天窗”要求晚上11点开始工作,为保证能准时作业,王鹏和同事往往需要在晚上8点出发,检修完一个基站,又要驱车赶到下一个基站,直到次日凌晨四点半左右才能结束。

  由于铁路工作的特殊性,王鹏和老婆虽然在一个单位,一个系统,但是一周见不到面状况经常会有,可是夫妻俩互相之间的电话交流从来没有间断过,有互相关心的话语,但大多数还是工作交流。

  下午5点回程时,王鹏告诉记者,今年“五一”假期即将拉开帷幕,对所有铁路人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为了保障“五一”的稳定、更好地应对“五一”过后的回潮,他和同事加大了对基站设备、水井天窗等巡视、检查、维护的力度,确保“五一”假期安全运行。

 

  送水工:送水却顾不上喝水

  □记者 何慧娟

  “你好,水到了!”

  4月28日上午八点多,送水工刘继军一天的工作已经开始了。

  房门打开以后,只见他先将扛着的水桶放在地上,把饮水机上的空桶取下来,然后再将水装上去,接过房屋主人递来的水票,拎着空桶走出来。整个动作不到一分钟就搞定,连套水桶的塑料袋他也一并拿了出来,不给客户留下一点垃圾。

  刘继军,天水天脉源食品有限公司的送水工,今年48岁的他老家在玉泉镇四方堡村,他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女儿。2010年他便成为了一名送水工,如今从事这份工作已有9个年头。对于乐观的他来说,虽然这份工作是要扛着40斤重的水上楼,有些辛苦但好在自由,不受拘束,他也干得得心应手。

  每天早上七点多,刘继军与同事们便陆续到达送水站,站上会把订单分给每位员工,装上水、带上地址,刘继军便从送水站出发了,他和其他7位同事主要负责的是东桥头以西、双桥以东的区域。

  “现在这片区域内,只要说出哪个小区,哪个楼号,我就能第一时间找得到,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比如给单位送水的话,换好水之后找专门的办公室去取票,给居民家里送的话一定要先敲门,表明身份。”刘继军说,他刚从事这份工作时,送水工就一两个,后来随着家家户户开始喝纯净水,同事就越来越多,活也越来越忙。

  正常情况下,刘继军每天大概能送四五十桶水,但到了夏天需求量高的时候,就得跑块一些了。“记得最多的一天我送了90多桶水,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从早到晚都在跑,连吃饭上厕所都没时间,更顾不上喝水,上楼下楼衣服都湿透了好几次。”他说。

  刘继军告诉记者,一般的送水工挣得都是计件工资,没有底薪,送一桶水就有一桶的提成,只要歇了便会没有收入。所以从过完年到现在,他只歇了3天,还都是有事情才不得不请假。

  水送上门之后,发现客户家里没人的情况也时常会有。“虽然我们扛着水上楼下楼不容易,但偶尔客户有事出去了也是正常现象,毕竟我们不是随叫随到的,最迟的时候要一个多小时后才能送达,客户临时有事出去的话,我们便打电话问一下,如果人不在或者一时半会回不来,那就下次再送。”

  谈及这份工作,刘继军没有丝毫抱怨,他说这么多年干过来早已习惯,虽然每天跑上跑下,但心情顺畅,如果身体允许,他将一直干下去。

 

  蔬菜商贩:辛苦 心不苦

  □记者 马凯

  4月27日,菜商刘云生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租用在坚家河市场的铺面。虽是早晨六点,但坚家河市场内有不少商贩已各就各位,通道上进出的货车、三轮车、摩托车以及手推车络绎不绝,大家似乎对起早贪黑的生活已习以为常。

  刘师傅的铺面不大,却收拾得非常干净,铺子里放着的几筐精心挑拣过的乌龙头。刘师傅和记者一起将分拣好的乌龙头抬了出去,他认真交代起记者,“早上要卖的乌龙头是按照大小、成色分成四个价位,最好的卖20元,其他按照成色分别卖18元、16元和13元。”

  随着所有准备工作就绪,拥挤的通道也逐渐开阔起来,一些赶早市的人陆续来到菜场。她们大多日子过得细致,想挑选最新鲜的蔬菜。好在刘师傅家的乌龙头已经精挑细选过,即便顾客挑来挑去,一个早上所有的乌龙头还是全部都卖完。

  刘师傅生性腼腆,与顾客砍价处于下风,因此他将乌龙头分为三六九等,花什么样的钱买什么样货,顾客也便不好再过多砍价,顶多在结账的时候扣个零头。刘师傅的腼腆还体现其他方面,没客人的时候有的商贩会吆喝、叫卖,但刘师傅就掏出兜里的手机刷新闻。他说自己曾经鼓起勇气喊了几次,却始终觉得不自然,索性之后再没喊过。

  早市过后人逐渐变少,过来的人都是问的多,买的少,刘师傅一如既往地热情。等菜场的人变少,已过了中午,一上午的忙碌也告一段落,这时临近的商贩会问卖的咋样,互相调侃。得知刘师傅一早上卖了近二百多斤乌龙头,记者也有了成就感。

  午饭时间到了,但没吃几口,提前联系好的一批新乌龙头又送了过来。刘师傅将两大筐乌龙头倒在事先铺好的蓝色篷布上,然后拿起一个小筛子,将乌龙头掬到筛子里,筛了起来,乌龙头经过他的三摇五晃,小的自动掉了下去。之后,他便认真分拣起来,在他的带动下,记者也开始学模学样。

  在分拣乌龙头的间隙,记者得知,刘师傅有两个正在上大学孩子,家庭的重担都压在他一人身上,如今已年近五十的他,也经常走南闯北,寻找更好的货源,似乎比年轻时更为努力。

  天色渐晚,人们提着买好的菜品,进入厨房准备丰盛的菜肴犒劳家人,而人潮散尽后的坚家河市场,刘师傅还在铺面内昏黄的灯光下继续分拣着新的一天市民们餐桌上的美味……

  

粉刷工:刷出幸福人生

  □记者 王雪梅

  4月25日,早上5点,在兰州红古区干装修工作的麦积区五龙镇村民陈桃梅准时起床,简单洗刷后她便开始给家人做早餐。

  陈桃梅所在的房子处于红古区中心,三室一厅,大落地窗,精装修。几盆照看得很好的盆栽涨势茂盛、生机盎然,冰箱、洗衣机、空调等家具都是时下卖得最好的品牌,主卧的窗台铺了一条毛毯,坐在上面不但可以欣赏到大好风光,还正好能看见儿子就读的学校。

  这样的房子,在兰州陈桃梅有两套,另一套租了出去。她在城里有两套让很多农民工奋斗一生都买不起的楼房,在麦积区老家还有一套让城里人向往倾心的现代化四合院,修老家的房子前后花销30万元,在当地是数一数二。

  由家徒四壁的普通农民工变身成身家百万有余的“房姐”,陈桃梅没有靠精准扶贫的政策,没有一分欠款,靠的就是两口子肯吃苦、勤劳节俭。

  今年37岁的陈桃梅带着孩子跟老公初到兰州打工时,路费是借的,一家人蜗居在不到十平米的民房里,算是按了家,而老公第一天挣的50元工资给了她只要勤快就能挣到钱的信心。

  早上6点,三杯牛奶、三个鸡蛋、两个小菜,一盘水果,还有热气腾腾的刚出锅的韭菜肉包子早已上桌,这是陈桃梅为老公和两个孩子准备的早餐,而自己的早餐已在做的时候草草解决,为的就是腾出用餐时间收拾收拾屋子。

  陈桃梅和一般农民工不同,她在忙碌之余,喜欢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亮亮堂堂,她每天都会给老公和孩子们换洗衣物把他们收拾的干干净净。她喜欢那样的感觉,因为那样的日子来之不易。

  陈桃梅不仅是好母亲好妻子,更是一位难得的优秀粉刷工。在兰州待了近20年,除了孩子没上学时在家待的那几年,剩下的时间都是在老公的家装工地上工作。

  由给别人打工到自己当老板,陈桃梅夫妻俩用了整整10年时间。期间,他们有过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辛酸,有过因房东涨房租直接影响生活的窘迫,有过被雇主刁难克扣工钱的尴尬……10年间,他们一直默默无闻,除了艰难度日就是在逆境中充实自己,直到夫妻俩有了可以独当一面的手艺。

  2011年,有手艺傍身的夫妻俩决定不再给别人打工,他们成立了自己的装修公司,带了几个学徒开始揽活,而陈桃梅便独挑大梁承担起了所有粉刷的工作,由于做活细致,不拖延工时,在当地装修行业她有了不错的口碑,经常点名要她干活,还收到了不少业主感谢她的礼物。

  早上7点,送完孩子的夫妻俩已经驾驶着自家的越野车奔向天水方向,因为在甘谷县城有一家提前预约的婚房急需装修。

  行程还不到半小时,陈桃梅便沉沉地睡在了后座上,脸上难掩的疲惫和岁月的痕迹在初升的阳光下若隐若现,其实,现在家庭条件优越的她早已不用那么累,只需做好家庭主妇即可。粉刷的工作既苦又累,且难度大又对身体不好,但是,她却能十年如一日,用一把刷子全心全意支持着丈夫的事业。

  这样在天水与兰州之间来回奔波已有好几年,他们这是在为以后的发展做准备。陈桃梅说,父母、公婆年龄渐高,越来越离不开儿女,等过几年孩子考上大学后就打算回到老家开个装修公司,到时候既可以继续干事业又可以兼顾家里。

  邻近中午时,陈桃梅又一次站在了天水的土地上,她会心一笑说,等甘谷的这家活干完,一定要抽出两天时间,一天用来回家看父母,一天去麦积区转转,再带上几碗魏家凉皮回兰州,孩子就好那口,有时候想起来馋的睡不着觉。

上一篇【五一· 致敬天水劳动者】劳动的你最光荣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