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递>>
赵卫东暗访督查秦安县脱贫攻坚“三抓三盯三解决”工作    【中国教育报】天水师院科研团队助果农打造大樱桃品牌    天水市巾帼好网民优秀故事及作品征集活动开始了    又是一年开学季 这份出行攻略请收好    【壮丽70年·天水文化建设巡礼】麦积山石窟七十年的嬗变之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天水新闻>>大新闻
【壮丽70年·天水文化建设巡礼】麦积山石窟七十年的嬗变之路
来源: 天天天水网-天水日报    编辑: 张娟 2019-08-23 09:20:16 星期五     字体设置:
 

壮丽70年·天水文化建设巡礼

天水日报社全媒体大型采访活动启动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市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政策,文化事业全面昌盛,文化产业快速发展。为展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市文化事业取得的巨大成果,天水日报社启动“壮丽70年·天水文化建设巡礼”全媒体大型采访活动。

  8月23日推出的“千年石窟的传承之路”是天水日报社“壮丽70年·天水文化建设巡礼”全媒体大型采访活动的第一站。活动从麦积山石窟被发掘,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栈道维修,麦积山石窟申遗成功及70年的文物修复之路等重大节点着手,通过对麦积山大事记的梳理,深入挖掘70年来天水在文化领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活动还专程采访了对麦积山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的代表性人物,通过他们的讲述,折射70年来天水文化的大发展,展现天水人民拼搏进取、开拓创新的精神风貌。此次对麦积山石窟的特别报道分为上下篇,“千年石窟的传承之路”为上篇,下篇将于下周推出。

  “壮丽70年·天水文化建设巡礼”大型采访将持续围绕主题,突出文化发展成就及家国情怀,从“文化事业”“文化产业”“文化活动”“文艺创作”“文化品牌”等方面着手,以回顾性、系列性等深度报道为主,集中展示新中国成立70年来天水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同时,此次大型采访活动将以报纸图文、网站短视频、微记录、专题片等形式,通过天水日报社融媒体矩阵共同发力,为天水建设文化大市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为祖国70华诞献礼。

 

麦积山石窟七十年的嬗变之路

“我们一定要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传承,保护好中华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脉。”

 ——2019年8月20日习近平在甘肃考察时的讲话

  □天水日报记者 胡晓宜

  麦积山石窟始凿于十六国时期的后秦,从四世纪一直建到十九世纪,历代不断补充,现存一百九十四个窟龛,形成了密如蜂房的格局。一九四五年,著名教育家罗家伦先生为麦积山石窟题联:“行经千折水,来看六朝山。”“六朝”此处泛指魏晋南北朝,谓麦积山石窟为“六朝石窟”,系正统的汉史眼光。

  公元七五九年,诗圣杜甫流寓天水,作《山寺》诗:“野寺残僧少,山园细路高。麝香眠石竹,鹦鹉啄金桃。乱石通人过,悬崖置屋牢。上方重阁晚,百里见秋毫。”

  二零一四年,麦积山石窟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如今,这座河西走廊及其周边地区仅次于敦煌莫高窟的大型石窟群,正在为愈来愈多的人所知……

  发现麦积山石窟

  1941年,麦积山石窟等来了一位“发愿世尊前,誓显北朝窟”的学者冯国瑞,凭着知识分子对乡邦文物特有的尊重与热爱,攀危岩,探幽洞,深入石窟腹地勘察。山中所见让冯氏喜极,他观赏造像、壁画,分抄诸刻,还应寺僧之请榜书“瑞应寺”三字。这三个字典雅端庄,中正平和,不激不励,现在仍悬在寺门上方。

  冯国瑞此行,是麦积山石窟开凿1500多年来首次由专业知识分子对石窟文物进行的科学考察,具有开创意义。

  据了解,麦积山石窟在历史上一直是传统的木质栈道,上世纪四十年代之前,由于香火败落,长期失于修缮,石窟栈道多数断绝无法通行,仅东崖的中七佛阁和上七佛阁可以通达,其他位置都是只能远观而不能进入洞窟。有学者曾从其他书籍上翻拍到一张王子云先生1943年拍的照片,如今看虽然有些模糊,但从中也大致得窥麦积山石窟最初之面貌。

  “当时栈道大多塌毁败绝,西崖完全无法通达,而东崖也只是部分洞窟可以勉强通达。包括最初调查麦积山石窟的冯国瑞先生也只能无奈远望,因西边栈道无法登临,他只是从东边勘察了一部分。”

  据载,1947年初,冯国瑞先生邀请天水县长方定中上麦积山考察,此次上山时,通过与僧人交谈,得知麦积山西崖有“万佛洞”,由于栈道断绝,百年来无人登临。遂请来当地木匠文得权,带领村民于2月10日“挟长板,架败栈间,递接而进,至穷处,引索攀援”,于此发现了麦积山最大的洞窟(现编号133窟)。冯国瑞依据文得权的口述,认为此洞即是五代王仁裕《玉堂闲话》中描述的万菩萨堂,欣喜之余立即用北周庾信《秦州天水郡麦积崖佛龛铭并序》的原韵撰写《天水麦积山西窟万佛洞铭并序》,后刻石以天水麦积山石窟建修保管委员会的名义勒于山中,现保存于瑞应寺。次年(1948年)他还为文得权题写中堂及对联各一,该对联写到“洞窟猿升山上下,莲花鱼戏叶东西”。

  其后,1952年10月,常书鸿先生带领西北勘察团对麦积山石窟进行勘察,在地方政府的协助下对西崖的大部分栈道进行搭建,当时最高一层的127等窟都可以到达。1953年7月,吴作人先生带领中央勘察团再次对麦积山勘察,进一步完善东崖栈道,至此,除中区的个别洞窟外,大部分洞窟都可以到达。

  “从冯国瑞先生开始到麦积山的两次勘察,再到后期六七十年代,文得权一直参与到麦积山栈道的搭建和维修工作中,他也是对麦积山贡献比较大的一个人。”采访中,很多文物守护者都无不提到了文得权。记者曾经采访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何鸿,从他庐江草堂所藏的一张麦积山西崖栈道照片中,可清晰看到1953年后的栈道面貌。

  “早期的麦积山石窟外观全部是木质栈道,自1977年开始,麦积山石窟进行了大规模山体加固工程,之前的木质栈道已基本拆完,可惜当时没有留下太多影像资料。从庐江草堂所藏第43窟的照片中洞窟外景的老栈道上,基本可以反映出当时麦积山石窟栈道的木结构工艺。而东崖大佛这张照片,佛像脸部的严重破损,恰好反映了未修复前佛像原来破损时的状态,也正好弥补了我们加固工程后没有留下之前影像记录的遗憾。”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数字中心负责人董广强介绍说。

  历时30余载的栈道维修

  轻轻翻阅厚达300页的《麦积山石窟志》,尘封的历史缓缓苏醒,而关于栈道维修的情景,在记者的脑海中变得逐渐清晰……

  新中国成立后,麦积山保护管理工作逐步开展。1952年—1953年,为配合西北局文化部勘察组和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勘察团的勘察,在天水专员公署主持下,由当地木工文得权等人攀登悬崖不畏艰险架通了800多米栈道,使数百年不通的洞窟得以通达。

  1961年,国务院公布麦积山石窟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自1962年至1966年文革开始的数年之内,架通400米未通栈道和翻修已通栈道,并清理了洞窟内常年积存的鸟粪及垃圾,安装了130多个洞窟的铁纱网,使得鸟粪虫鼠不再入内为患,架设了70米长的防护遮掩,使崖面雨水不再侵蚀洞窟。同时,对濒临坍塌、破败荒凉的瑞应寺,进行了修缮。

  1970年以来,采取传统工艺与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的方法,对濒危的百余身塑像和百余平方米壁画,分期进行了加固修复。

  1977年至1984年,历时八年之久,天水对石窟进行了全面维修加固,修筑了钢混结构新栈道,从而保证了石窟安全和洞窟畅通,此次维修加固工程,是国家文物局批准并投资进行的一项大型文物抢险加固工程,将“喷锚粘托”技术首次应运于石窟加固维修。

  “当时修栈道所用的木架都是从外地运来的东北松木做成的,直径有30公分,长度在15到16米之间,最短的也有8米。运输材料也相当不容易,先从外地通过火车运送到天水火车站,再到北道区(麦积区前身)道北转运站转运,最后再从转运站用大卡车拉到麦积山。当时路不好走,转运站到麦积山一天只能运输一趟。”初秋,阳光普照,我们在这座东方雕塑艺术馆采访,从文物修复师牟常有的一些零星记忆中,依稀感受到1977年维修栈道的艰辛与不易。

  据了解,麦积山石窟维修加固工程的特点是高、难。险、任务艰巨复杂,当时采用“喷锚粘托”新技术施工,在国内外均无先例,无成规可循,一切都得从头学起,随着经验的丰富、技术的成熟,进度开始越来越快,头五年完成西崖施工任务,后三年完成东崖施工任务。施工过程中,随着脚手架的搬迁,陆续架通了东西崖钢混结构新栈道1000米,搭设钢雨棚两处70余米;用钢混结构翻修了中七佛阁七间;对70多个洞窟420延长米裂缝进行灌浆粘结;重新安装洞窟铁纱木门200樘;崖前做了混凝土散水坡及条石台阶,等等,无法细述。

  时过境迁,当我们登临麦积山,感慨于这座东方雕塑艺术馆的精美绝伦与神奇时,当向那些艰难岁月付出过艰辛的工匠致敬。

  2014年,成为世界级名片

  “成功了,成功了!”

  2014年6月22日,恰逢天水一年一度的盛会——伏羲文化旅游节,就在当天,古老的秦州城可谓是双喜临门。麦积山石窟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丝绸之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曾被一位文物界专家称为“天大的事”,足见其在文物工作者心中的分量。

  “麦积山申遗,事实上已于上世纪80年代提出,距今有30多年的时间,只不过当时没有形成文本,没有上升到国家层次。”在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采访时,之前一直负责申遗工作的臧全红陷入回忆之中。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天水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历届市委、市政府都高度重视申遗工作。经过多年谋划,不懈努力,从麦积山石窟被列入我国申报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的预备名单开始,期间曲折颇多。

  “要说申遗所做的工作,真是一言难尽,工作做得太多了,太多了。”天水市非遗中心负责人杨晓红说:“申遗是一项系统工程,工作量相当大。”从杨晓红的梳理中记者获悉,多年来,天水市十分重视辖区内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特别是为麦积山石窟文化遗产的保护做了大量行之有效的工作:成立了天水市政府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办公室,投入巨大的人力和资金,完成了麦积山石窟遗产区内全部和缓冲区内部分土地的退耕还林工作,通过采取有效引导和限制发展的办法,严格控制了遗产区及缓冲区内原住民的建设规模和人口增长速度,积极配合麦积山石窟申遗工作,对遗产区内教场里原住民房屋进行了整饬,拆除了位于麦积山石窟西崖下的醉仙楼并进行了复绿,积极开展麦积山景区内的防灾抗灾工作,等等。

  而扎根在麦积山的全体工作人员,事无巨细所做的努力,无法足一叙述。编制完成《麦积山石窟保护规划》,科学实施文物保护,文物监测,记录档案,认真细致的安保,所付出的心血,想必每一位文物守护者都将一生难忘。

  70年文物保护路漫漫

  2019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省考察调研,来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敦煌莫高窟,实地考察文物保护和研究、弘扬优秀历史文化等情况。当天,文物学者、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所长李天铭参加了总书记在敦煌研究院与专家学者的座谈。

  敦煌归来,54岁的李天铭难掩心中欢喜。南开大学历史系博物馆学专业毕业、曾留学日本六年获得文学博士学位的他,对记者谈及麦积山的未来发展时踌躇满怀。

  “我一直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自2014年来到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后,就遇上申遗成功这么大的喜事。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以后,从先前的四大石窟走到了更多的世人面前,2015年麦积山石窟客流量有了井喷式的增长。尽管如此,在中国传统石窟方面,与敦煌莫高窟、龙门石窟、云冈石窟相比,发展步伐还是有一些差距。但是,麦积山仍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挖掘,尤其是近年来天水市对麦积山石窟越来越重视,投资15个亿的游客服务中心正在建设,随着景区设备的不断完善,我相信麦积山今后在保护、研究和弘扬方面,一定会取得成绩。”

  除了回家探亲,李天铭这几年的时间几乎都奉献给了麦积山。“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信奉的人生信条。他说,麦积山自建所以来在编人员中有百分之七十的守护者其实都在践行这样的精神,甚至有一家三代全身心投入这座石窟的文物保护工作,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坚守精神。而从他掷地有声的承诺中,记者可以深深感受到麦积山石窟愈来愈焕发出的勃勃生机。

  70年文物保护,长路漫漫。从生活在山脚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到每一位麦积山文物守护者,从380多万天水人以及生活在这座城外乃至世界各地前来朝圣的游人,六朝石窟麦积山于群山之中巍然屹立,历经千年风雨,早已植根于人们心中,成为一座圣山。

  天下洞窟莫高于此。

上一篇天水市政府召开全市自然资源重点工作推进会议
下一篇天水召开全市2019年卫片执法等自然资源管理问题清查整改工作推进会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