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传承伏羲始祖文化 擦亮伏羲文化品牌】张广成|关于“伏羲文化”的认知和思考(四)从两个范畴审视“伏羲文化”

来源: 新天水2022-08-04 19:06:37

【传承伏羲始祖文化 擦亮伏羲文化品牌】张广成|关于“伏羲文化”的认知和思考(四)从两个范畴审视“伏羲文化”

来源: 新天水2022-08-04 19:06:37

伏羲氏是历史传说时期人物,渐次被尊奉为中华历史建构统系中的“三皇”之首,于今崇祀。

纵观中外,大凡一个民族、或由多个民族形成的多民族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建构统系。远古,因为没有文字,只能是口耳相传,历经数百年、数千年乃至更多岁月,方才被后世以文字载录传世,从而成为传说时期的历史。

毋庸置疑,传说时期的历史的特质,常常是真实的历史裹服于神话传说的超凡玄幽的圣光套装之中,而此脍炙人口、弥久传世的神话传说中,亦蕴涵着历史真实或真实历史的吉光片羽。关键是在混沌斑驳中如何发掘、寻觅、识辨,缀合成体,使真实的历史析离结晶、复原面世。

伏羲氏正是中华民族传说时期的历史“人物”,他应该不是一位个人,而是一个绵延约数千年时期的聚焦表意称谓。当然,此称谓亦是后人仅仅依据传说认定、或者可能还是追述命名的尊号。而以伏羲氏为称谓的这段延脉数千年之久的人类初始文明,就是“伏羲文化”。

□ 张广成

时下,对“伏羲文化”的审视和运行,概而分之,大体有学坛和民间两个范畴。这里所谓的两个范畴,是指学术的范畴和文化(传说)的范畴。

学术的范畴姑且命之曰:“学术的伏羲文化”;文化(传说)的范畴姑且命之曰:“文化的伏羲文化。”当然,学术和文化亦有交集,很难割裂,只是为了行文叙说方便,故立此谬说。

我们现在所知晓的有关伏羲氏和“伏羲文化”的信史资料,其信息量是十分有限的。由于文献阙佚,初为存留于民间的传说,遂为一些典籍散载,后经三国·谯周《古史考》、晋·皇甫谧《帝王世纪》、唐·司马贞《三皇本纪》、唐·孔颖达《五经注疏》、宋·刘恕《通鉴外纪》等,采选秦汉以来文献及《易传》和谶纬等说,选录辑述、归纳条贯,此历史统系框架方为明晰,渐为传统文化体系所认同和确立,终成华夏民族建构的自身历史统系的人文始祖。

从“纯”学术的基点或范畴审视“伏羲文化”

显见,上述统系及其文化,先基于传说,后载于文献,虚实混杂,需经科学论证,方可成论。

对于这一统系及其文化,学界的认知是积极而灵活的。“积极”是谓并没有彻底否定,学界仍然在参照文献所载的“统系”,通过遗址发掘和科学的比照,探源追索,庶几已渐近夏代乃至尧、舜时代,还在沿上前行。“灵活”是谓并没有全盘肯定,如李学勤先生说:“古史传说从伏羲、神农到黄帝,表现了中华文明萌芽发展和形成的过程。”

很清楚,“学术伏羲文化”是要遵循学术的规范,通过严谨的科学研究,对“伏羲文化”予以科学解读,期盼得出学术性和科学性的诠释。把“伏羲文化”视为“中华文明萌芽发展和形成的过程”,以此为基础认知,所以“伏羲文化”应是中华文明发展漫漫之路的一段过程,而且是中华文明“萌芽”的、形成的“初始”阶段,即是文明肇始时期。

缘此,关于“伏羲文化”,不啻可认定为是人类社会发展历程中,人类由蒙昧时期进入文明时期开创阶段的文化,姑且可对接纳入新石器时期的文化,不应拘泥于文献所载的悠邈玄圣的表述。此表述只能作为重新诠释的痕迹参照材料,以解读其中反映的古代社会状况,处于有待证实的状态,绝不能轻率当成已被证实的历史真相。

如“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三皇本纪》),何妨是说开始有了文字。中国文字的起源,郭沫若先生分为成熟的文字(甲骨文)和原始文字两大类型,原始文字类又可分为刻划和符号两细类,学界一般还是刻符连用的。这里“造书契”大约是指刻划类的原始文字。“书是由图画来的,契是由记号来的”“最初的文字是可以读出来的图画”(唐兰《中国文字学》)。刻符文字以记数为早,“文字之始,数目字最需最亟”(《顾颉刚读书笔记》)。实则,由“结绳”记事到刻符文字,亦是迈入文明的一大飞跃。

“始画八卦”。八卦“始作三画”(刘恕《通鉴外纪》),也就是只有本卦。八卦爻画,起计数功用,即是刻符文字,宋·郑樵《通志·六书略论》就有此说。鉴于“人类的抽象思维是从‘数’开始的,‘数’的奥秘是自然哲学的萌芽”(饶宗颐《论贾湖刻符及相关问题》),历经后世,八卦被演绎出诸多义理,遂自成一学。

“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从人类婚姻演进的历史考察,大体脉络是:最早是群婚杂交,进而到血缘婚和血缘家庭,又到族外婚,再到对偶婚,最后发展到一夫一妻制。这些,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及摩尔根《古代社会》等论著,已阐述甚详,毋庸赘述。

伏羲有与女娲婚配的传说,姑且可解读“伏羲文化”中所谓的“婚制”,应当是血缘婚阶段。

以上之例,仅是说明“伏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萌芽期、草创期的文化,隶属原始时期文化。仅此论断,学界还有待考证,尚未坐实。倘若依然固守传说和传统文献字面所载,不能由表及里、究其蕴涵,轻率将“伏羲文化”与成熟文明之文化视为同一或更高端,就很难使“伏羲文化”研究冲出云遮雾障传说的笼罩。

从“纯”文化的基点或范畴审视“伏羲文化”

从“纯”文化(典籍和民间传说)的基点或范畴审视“伏羲文化”,姑且可谓是“文化的伏羲文化”。这是指以“纯”文化的观点、方法和认知,对传统文化中关涉伏羲的传说和古籍载录,基本给予整体认同。与“学术的伏羲文化”需经研究求真、重建信史不同,而认定这就是人文初祖传留于世的文化遗产,理应继承,更应弘扬。

究其根源,中华民族有着追溯自身由来根脉的至真本能的原生民族性,发自于祖先崇拜,以求得民族整体心灵的同脉契合和凝聚。亘古以来就有关于“人之初”的诸多传说与文明之源相伴。后世产生的有关伏羲的传说和故事,即便多有神奇幽渺,也是出于对人文始祖的崇祀情怀,这对“伏羲文化”的流传、丰富和普及,功不可没。

就现实而言,“学术的伏羲文化”,求索的是先民历史的真相,是复原求实,是逻辑缜密的科学探索。“文化的伏羲文化”,弘扬的是先祖创世的神圣,是信仰崇祀,是艺术创意的云卷云舒。

“文化的伏羲文化”特征,一是认定“伏羲文化”是至崇至圣,全盘笃循传说和文献,不必拘于科学求实。博采古今之述,推演探幽,以所识所悟,驰骋意象。二是立于崇祀乃至信仰的基点,继承、弘扬和礼赞为主调,穿越跨界,进入其他文化和学科,以所业所务,纵横捭阖,各有所持,自为一系。

基于此,“伏羲文化”不再是“原始”,而是创世纪的神圣;八卦不再是刻符文字,而是蕴涵有宇宙万物的义理和无穷尽的自然及人事的密码。遂有今古相感,艺术贯通,以伏羲为题材的戏剧、小说、诗歌、舞蹈、音乐等文学和艺术的绽放。亦有以伏羲尊名的“伏羲日历”“伏羲养生”“伏羲武术”等的出现。乃至有以冠名伏羲的商号、商品的商业运作滋生,不一而足。

如上显见,“文化的伏羲文化”结合了传统和民俗,彰显着民族的记忆,契合着民族崇圣敬祖心灵的众望,因而,具有亲和性和受众性。又经多种艺术的创意和技艺的塑造,将人祖的圣迹具象化、故事化,从而增强了“伏羲文化”的灵动性、直观性和普及性。无疑,这对于弘扬“伏羲文化”是不可或缺的。

可以说,“学术的伏羲文化”和“文化的伏羲文化”虽为两个范畴,实则是“伏羲文化”研究和传承的一体两翼,同体的两个层面。倘无“学术的伏羲文化”研究,则无以拨开“传说”的雾罩,洞明科学历史的真容,坐实立说于世界学林。若无“文化的伏羲文化”传承,则无以普及造势“人祖”“与天地凖”的圣德,延续先民礼敬崇祖“开物成务”的尊圣心仪,承袭弘扬中华民族原生的“文明肇启”的朴素认知于天下受众。所以,某种意义上讲是殊途同归。总之,就“伏羲文化”研究而言,“学术的伏羲文化”和“文化的伏羲文化”这两条主线工作并行不悖地开展,将共存、共荣,相向前行。

“伏羲文化”是中华民族的基因根脉,是中华民族凝聚的血缘纽带,是中华民族的福祉文化。“伏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肇始之源,是中华文明亘古绵延于今的灵魂,是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强大支撑。无疑,传承、弘扬“伏羲文化”,是中华各族人民义不容辞的担当和神圣使命。“伏羲文化”是中华民族的,亦是寰宇全人类的。

责任编辑:孙有生
编辑:洪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新天水讯”的稿件,均为天水日报社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天水”,并保留“新天水”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天水客户端(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