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递>>
【快讯】天水市3569人参加省中职生对口升学考试    【现场】宝天高速一小货车撞隧道壁    【现场】秦州区五里铺大桥地下通道正式通车    【现场】甘谷大像山公园开园迎客    【快讯】天水市土地确权登记颁证现场会召开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天水新闻
天水"宝贝回家" 让花甲老人重回分离58年的家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张娟 2017-07-10 15:45:27 星期一     字体设置:

  

    家庭应是温暖的港湾,父母应是慈爱的庇护者。但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些家庭,却因为孩子的走失,饱尝日日思念与别离之苦。

  “宝贝回家”是全国闻名的帮助被拐儿童回家的公益组织。这个组织目前在全国已有24万爱心志愿者,且不断有人加入,已经让1900多名“宝贝”重返亲人的怀抱。而在天水,就有60多名“宝贝回家”志愿者。

  在“宝贝回家寻子网”首页,写着这样一句话:“岁月稀释不了亲情的血,距离分不开相拥的心,风雨挡不住寻亲的脚步,山河拦不住团圆的信念。”为了让那些丢失的“宝贝”回家,除了公安、妇联等部门在努力,这些志愿者们也在无偿奉献。

  日前,记者走近“宝贝回家”天水爱心团队,聆听那些被拐儿童家庭的辛酸,跟他们一起感受重聚的温暖。 

宝贝别怕 我们帮你回家(上)

  跨省寻根数十载 武山花甲老人终回家

  □记者 景春燕

  生活在陕西省咸阳市67岁的任女罢老人和老伴风雨相伴了四十多年,如今他们子孙满堂,生活和美。不过她心里有一件事儿藏了58年,也如噩梦一般困扰了她58年,今年6月底,任女罢终于在甘肃省天水市武山县解开了心结。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故事呢?

  1、67岁老人跨省寻根

  1959年,任女罢9岁,她在村子附近的火车站玩耍,突然一个陌生男人走到她身边说要给她买糖吃。在那个吃不饱肚子的年代,父母也已经不在人世,跟着哥哥姐姐一起生活的9岁女孩怎能抵挡住糖果的诱惑,便跟着那个陌生男人走了。随后,她被塞上了一辆火车。年幼的她已经意识到,可能再也回不到生她养她的家了。

  任女罢被带到了陕西省淳化县润镇,后被辗转卖到了温塘村的一户人家。在这户人家,任女罢长到了18岁,嫁给了淳化县官庄乡王河村的孙寿海,并生育了5个子女。生活虽清贫,好在丈夫十分疼爱她,子女也很懂事,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只是每次想到娘家和家人,她总会闷闷不乐,背着丈夫和子女一个人偷偷抹眼泪。

  时间过得越久,任女罢对家乡的记忆越模糊,只记得自己是1950年出生在甘肃省天水市武山县,也记得5个哥哥姐姐的名字,但具体乡村她不记得了。有一次家里来了亲戚,扯家常间,亲戚说自己在“山丹乡”当兵。“这个地名这么耳熟,莫非就是我的家乡?”亲戚走后,任女罢把自己的疑问告诉孙寿海,两人又翻出地图查了半天,最后确定任女罢家乡的名称可能叫“毛岱乡”或“山丹乡”。

  为妻子寻家,是老伴孙寿海的心愿。每次看到妻子默默流泪,孙寿海都心疼不已,多年来他一直帮着打听寻找。但对一个农民来说,茫茫人海中要找到妻子的家人实属不易。

  为母亲寻家,也是5个儿女的心愿。每次看到央视寻亲节目《等着我》他们总期待有奇迹发生。

  去年,任女罢的小女儿曾试图通过公安机关查询母亲家人的信息,但因为没有具体地名、人名而无法查询。今年5月,二女儿孙艳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联系上了“宝贝回家”的志愿者。根据老人提供的线索,志愿者们迅速行动,他们能够成功找到任女罢的家人吗?

  2、女儿求助“宝贝回家”圆母寻亲梦

  5月17日,“宝贝回家”网站的志愿者“浅醉”接到网站发来的“任女罢寻亲”任务后,立即在地图上展开了分析。“毛岱乡”位于内蒙古包头市土默特右旗中部土默川平原上,呼准鄂铁路2016年12月通车,准旗的火车站在大路,这与寻亲人任女罢描述的时间、情景均不相符。“山丹乡”位于武山县城西侧,武山火车站是一个陇海线上的铁路车站,建于1952年,与任女罢1959年被拐的时间能对得上,比较符合。

  “浅醉”与“宝贝回家”的天水志愿者取得了联系,天水志愿者“淡定”和“小猪爸爸”通过武山的朋友展开调查,很快就有了新的突破——任女罢可能是武山县山丹乡崔山村人。但由于她的父母、兄弟姐姐都已去世,没法做DNA比对。经过和疑似大哥的孩子任天明进行信息比对后发现,除了任女罢提供的大哥名叫“任武山”,而实际是叫“任五十四”外,其他信息均吻合。

  58年里,任女罢经历了太多次失望,二女儿孙艳担心妈妈再受刺激,所以这次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为妈妈寻亲,没敢提前告诉妈妈。6月初,当孙艳把“宝贝回家”志愿者已经找到远在武山县山丹乡崔山村的亲人的消息告诉妈妈时,压在任女罢老人心头58年的那块大石头仿佛一下子落地,过往所有的期盼都变成了希望。

  与此同时,在武山县山丹乡崔山村,当“宝贝回家”志愿者带着任女罢的照片找到任天明家里时,任天明也激动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走失58年的小姑姑真的找到了。”

  1959年,在那个随时可能饿死人的年代,任女罢被人拐走后,任家人想要寻人,可心有余而力不足。据任女罢大姐的儿子说:“十几年前家里日子好过了些,我大舅去陕西、新疆都找过,可没线索。”

  “这个多年没有音讯的小姑姑是我们一家人时常念叨的对象。我爸爸去世的时候还叮嘱我,让我有机会一定要把小姑找到。”任女罢的侄子、她大哥的儿子任天明说。

  因为任女罢老人提供的信息与任天明家所有的信息都相符,任天明和家人确信,任女罢老人就是他们失散58年的小姑姑。

  在爱心志愿者的协调下,生活在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官庄乡王河村的任女罢计划近期赶到甘肃省天水市武山县山丹乡崔山村,与失散多年的亲人团聚。

  对于即将到来的见面,任女罢激动得整宿睡不着觉。失散了58年的亲人,终于要回到那从小魂牵梦绕的村庄,58年的期盼和思念,终于要得到释放。

  3、分别58年后的相聚

    6月26日上午10时40分许,一辆陕A牌照的小轿车出现在天定高速公路武山出口,早早在此等候的任老汉和任天明堂叔侄俩急步奔了过去,不等车停稳就趴在车门上,迎接他们素未谋面的堂姐、姑姑。

  “太像了!鼻子和嘴部与我爸长得简直一模一样。”任天明拉着任女罢的手,连声说道。满头银发的任女罢一下车,便在一同随行前来认亲的丈夫、儿子、女儿、女婿的搀扶下,拉住眼前这两位娘家亲人的手,老泪纵横。

  短暂的相认后,在兰州、天水、陇西等地10多名“宝贝回家”志愿者的陪同下,任女罢回到了山丹乡崔山村。

  “你可回来了,我是你的大外甥女,比你大两岁,从小咱俩经常一起耍呢!”在村口等了一上午的颉福彩一见任女罢,便拉着她的手边哭边说。

  “兄妹6个人里,有3个哥哥、2个姐姐,你排行老小,这是我爸妈也就是说你大哥、大嫂的照片。”任天明一进家门,就从炕柜里拿出父母同框的遗照,指着父亲说道。

  任女罢坐在炕头上,一遍遍抚摸着大哥的照片,哽咽难语。外甥女颉福彩更是哭得止不住声:“我妈也9年前去世的,你要是早一点回来,还能和她见上一面。”

  听到5个哥哥、姐姐已全部离世,任女罢禁不住眼眶又红了。坐在侄子家的炕头,她手捧着故去大哥的遗照,努力地回忆9岁前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当地浓浓的乡音她已不太能听得懂,外甥女颉福彩、侄子任天明说话时,任女罢听不懂就会抬起头看着老伴孙海寿,孙海寿则附身用陕西方言翻译给任女罢听。“她嫁给我的那天,我就知道她的身世,想找家她已经想了58年。你小姑姑算是被拐骗人中比较幸运的,在她养父母家里,有两个姐姐、两个弟弟,一家人对她都很好。”孙海寿向任天明讲着任女罢的经历。

  正午,阳光下的农家小院,灶膛里火光熊熊,青椒炒肉的香味飘满了院子,亲人们坐在炕沿上倾诉着58年的思念。

  从武山县山丹乡崔山村到咸阳市温塘村仅有500多公里的距离,但任女罢的回家路却走了58年。“岁月稀释不了亲情的血,距离分不开相拥的心,风雨挡不住寻亲的脚步,山河拦不住团圆的信念。”写在“宝贝回家寻子网”首页的这句话,表达的是与任女罢有着同样经历的那些家庭共同的心声——无论相隔多远,分别多久,我想你,身不由己。

  4、天水有60多名“宝贝回家”志愿者

    任女罢能回家,得益于二女儿孙艳帮她发寻亲帖的“宝贝回家寻子网”,以及该网站志愿者的帮助。

  记者了解到,在民政部注册、创立于2007年的“宝贝回家寻子网”成立已经十年,目前全国已有24万名志愿者,为失踪儿童家庭提供免费的寻人帮助。十年来,“宝贝回家寻子网”已经让1900多名“宝贝”重返亲人的怀抱。

  在天水,有60多名“宝贝回家”志愿者,为寻亲家庭和被拐儿童圆回家梦而奔忙着,任女罢是“宝贝回家寻子网”在天水送回家的第二例被拐“宝贝”。被志愿者们送回家的我市第一个“宝贝”,是今年33岁的梁玉红。

  28年前,年仅5岁的梁玉红在火车上被一个爸爸认识的叔叔带到了陌生的地方,从此在这个陌生的家庭里整整等了爸爸妈妈28年。2016年秋天,当丈夫吕海训把寻亲信息发到网上后,引起了“宝贝回家寻子网”志愿者的关注。

  在梁玉红的记忆中,隐约记得父亲名叫梁代劳,那时候是一名司机,开的是大车,母亲名叫李翠萍,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自己在家中是老大,好像记得家是在宝鸡或者是天水一带,地名叫虎子平或是叫虎家平(音)。家不远处有一座学校,中间好像还隔着一户人家,从家步行2分钟左右就可以到学校。在梁玉红记忆里最深刻的是家门前有一棵很大的树。

  “宝贝回家”志愿者“快乐音符”告诉记者,接到这个寻亲任务时,他们立即着手寻找。因为梁玉红提供的线索中有清晰的父母名字,还有一个地名胡子坪(音),这让寻找变得较为容易。

  从2016年3月到8月,经过几个月的寻找,当找到麦积区东岔镇虎子坪村时,发现了一个农家乐的电话,志愿者们试图从农家乐打问信息,没想接电话的竟是梁玉红的亲戚,这让志愿者十分开心。当时,恰好梁玉红的父亲也在网上发帖寻找女儿,经过双方多次沟通,并进行了DNA比对,终于确定了亲缘关系。

  今年1月17日,梁玉红和丈夫带着两个孩子从陕西省周至县回天水市麦积区东岔镇虎子坪村认亲。时值年关,分别28年之久的梁玉红今年终于和家人过了一个团圆年。

  梁玉红回家了,任女罢回家了,但我市“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手中还握有数百名孩子的失踪信息。对于这些家庭来说,孩子与父母渴望团聚的心是相同的,但寻亲的故事各有不同。我市的“宝贝回家”志愿者们是如何开展网络寻亲任务的?都品尝到了哪些不同寻常的酸甜苦辣?请关注《宝贝别怕 我们帮你回家(下)——“宝贝回家”志愿者:用爱照亮回家的路》。

 

上一篇炎热天气“引燃”天水高温经济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www.tsrb.com.cn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