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天水新闻>>要闻
“我是来为武山扶贫探路的”
——记深交所到武山县挂职的县委常委、副县长马建军
http://www.tsrb.com.cn 2016-04-14 15:23:51 星期四     字体设置:

    

(2月6日,马建军(左二)在武山县温泉乡领导陪同下,到双碌村张迎成家里了解情况)

    ■天天天水网记者 成雄

    “马县长为我盖房子”

    4月16日,雨后的一缕阳光洒向武山县温泉乡双碌村张迎成家的院子里,匠人黄书保和石为民正在给新建的房子安装门窗,吊线、用石块打记号,忙得不亦乐乎。57岁的户主张迎成正站在院子里,笑眯眯地看着一大一小两间砖房。

    紧挨着砖房的地方,是一间破烂得不能再破烂的厅房,砖房对面的三间房,同样破旧不堪。站在院子里看,反差十分强烈。

    “厨房是我32岁时修的,第二年修的厅房,后来修的偏房,总共6间房,全是土房。”84岁的张迎成母亲黄唐翠说:“都50年了,院子里一片瓦都没动过。”

    黄唐翠说的厨房,正是现在建砖房的地方。今年3月14日,即农历二月十四,这一天,已苦苦支撑了50多年的这间厨房,被拆掉了。

    与其说是被拆掉,不如说是被推倒。这间厨房,早在去年7月24日的暴雨中倒塌,这间厨房就像一个百病缠身的病人,已经无法再坚持下去。房子拆掉后,连一片瓦都用不上。

    这一天,成了张迎成家里几十年来最热闹的一天,三十多位村民赶来帮忙,他们拆掉厨房后,又开建砖房。

    如果不是村主任丁富德给提前备好了料,大家打死也不相信,张迎成家里要建砖房。

    “张迎成是村子里第一批享受低保的,也是类别最高的。”丁富德说:“一家8口人,没有一个正常劳力,张迎成的腿还受过伤,不能干重活,5个孩子中,有3个是傻子。”

    “要不是马县长,我这辈子做梦都不会住进砖房里。”黄唐翠说。

    黄唐翠说的马县长,就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到武山县挂职的县委常委、副县长马建军。

    今年2月6日是正月初七,这天,从深圳过完年风尘仆仆赶到武山的马建军,顶着雪花,冒着严寒,到温泉乡调研扶贫工作,当听说有一户人家十分困难时,他执意要去看看。当走进张迎成家里时,马建军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这么破烂的房子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困难的人家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马建军说:“你都无法想象,张迎成一家8口人,住着5间烂房子,而且其中3个孩子和骡子住在一个屋子里。”

    “太震撼了,太穷了。”马建军对陪同的温泉乡领导说:“我要想办法为他们家盖房子。”

    马县长要为他们建房子,唐喜琢当晚就把话捎给了张迎成。

    唐喜琢是张迎成的妻子,当日,张迎成到秦州区关子镇走亲戚,没能赶回来。

    马县长要为他们建房子,是真的吗?当天晚上,两口子都没睡好觉。

    然而,几天后,村主任丁富德就陪着乡上的干部,来到张迎成家,答应乡上先为张迎成垫付两万元,张迎成想办法自筹一万元,由丁富德保管,准备砖瓦、门窗、水泥等建筑材料。

    3月10日,马建军又自费为张迎成一家8口人购买了春夏秋冬、从里到外的衣服和洗衣粉、毛巾、床单等生活用品,还给两个上小学的孩子张三唤、张志军购买了彩笔、书包等学习用品,并送到张迎成家里。马建军还承诺,建房款除了靠镇上危房改造项目解决外,缺口由他和负责包抓温泉乡的副县长李菊霞另想办法解决。

    “马县长比我们家的亲戚还亲。”张迎成说:“这么干净漂亮的衣服,我们全家真没见过,也舍不得穿。”

    “同样是人,为什么他们就不能享受一个人最起码的生活,享受一个人最起码的尊严。”马建军说:“我离开武山后,还要关注他们一家。”

    马副县长的甘肃情结

    2012年12月25日,中国证监会下发了在全国选择10个地区由系统内8家单位分别进行结对帮扶的指示,深圳证券交易所被指派到甘肃并选定武山县作为帮扶对象。

    去年5月21日下午,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鸿岳在武山宣布了关于对马建军同志在武山县挂职任职的通知,马建军正式走马上任。

    1967年出生的马建军,是河北保定人,挂职前任深交所党委办公室工会副主席(总监级)。

    “这次深交所对口扶贫武山的时间是8年,所里规定一年轮换一位挂职帮扶人员。”马建军说:“所领导之所以选择让我第一个前来挂职,主要是让我打前站、探路的。如果找不到突破口,不仅后面来的同志工作难以开展,最后的帮扶效果也要受到影响。”

    从千里之外繁华的深圳,到西北一个偏于一隅的小县挂职、帮扶,需要克服地域、气候及语言、生活习惯上的种种差异,是需要一种勇气的。

    马建军说,他和甘肃很投缘,自汶川地震后深圳对口支援陇南灾后重建,他在陇南待了整整一年。在援建陇南期间,他看到中国西部地区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还如此落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同时他也感觉到,西部地区虽然贫穷落后,却潜藏着极大的发展潜力,所以自那时起便想为西部干点实事,充实自己的想法。

    到武山挂职的马建军,给人感觉“不像领导”,穿着轻松随意,开会侃侃而谈,出了机关大院总喜欢往乡镇、企业、学校、农户家、田间地头跑;稍有闲暇,却又在路边与小贩神侃海聊。

    马建军说:“所里确定我到武山挂职之后,我成天从网络上搜索有关武山的信息,了解武山县情。但到了武山,才感到要真正了解武山,尽力在挂职期间为武山做些实事。为此,一到武山我就挨个跑乡镇、跑企业,了解武山经济运行现状。为了更深层次地了解县情,我经常蹲在路边、棋摊和老人堆里聊天,到市场上和小贩聊天。”

    一年时间里,马建军几乎跑遍了武山所有的乡镇和企业,和许多农民、工人、民营小老板成了知心朋友,从而对武山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武山的发展状况有了进一步的想法。

    把养牛的事情做“牛”

    走进武山县马力镇付门村的万头肉牛养殖基地,一排新建的牛舍顶上,在电焊和钢架一次次的碰撞下,耀眼的火花在蓝天的映衬下频频“绽放”。

    “我的肉牛养殖场能建这么快,多亏了马县长,他真是比我还操心养殖基地的发展。”4月18日,在忙碌的付门万头肉牛养殖基地,通济牧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朱忙田对记者说。

    通济牧业公司养殖场位于武山县四门镇湾儿村,占地74亩,公司目前存栏量达1200多头,2011年被市畜牧局评定为“市级肉牛标准化养殖示范场”,2012年被省农牧厅评定为“省级肉牛标准化养殖示范场”。

    去年6月的一天,通济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养殖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此人身穿白色休闲服,背一双肩包,一进养殖场就问这问那,问得十分“麻烦”,并仔细观察、详细记录。

    “第一次去通济牧业时,我也是和考察其他企业一样,抱着随便看看的想法,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藏在深山里的通济牧业虽然规模不算大,却集中了西门达尔、夏洛莱、鲁西黄牛、利木赞、安格斯、皮埃蒙特、海福特、秦川牛、日本和牛等许多国内外优质肉牛品种。”马建军说:“尤其是通济牧业在饲养肉牛时不用工业化生产的饲料,企业内所有饲料都是自行配制,还特别加入了武山特产的蚕豆和几味中草药,并每天定时让牛喝啤酒、听音乐,这让我喜出望外。”

    当看到陕西秦宝、内蒙古科尔沁等许多全国知名肉牛加工企业与通济牧业签订的供货合同后,马建军心里有了底。

    谈及第一次去通济牧业的情况,马建军用得最多的词是“没想到。”

    同样没有想到的,是50多岁的通济牧业有限责任公司老板朱忙田。

    “通济牧业每年都会有很多领导来看看、转转,基本上都是走马观花。”朱忙田说:“像马县长那样仔细的领导我们还没见过。”

    本来,已经和马建军错过见面机会的朱忙田,急忙给马建军的司机打了一个电话,表达了想和他好好聊聊的想法。

    当天,在返回县城的一片山坡地里,素昧平生的朱忙田和马建军促膝而谈,越聊越投机,越聊越兴奋。

    马建军觉得,通济牧业作为一个民营企业,成立4年多来苦于融资困难,难以形成更大规模,更无力形成产业链,只停留在简单的养殖阶段,公司在肉牛生产产业链中只赚取了最初级的低级利润,而更高利润空间则被其他地区屠宰加工行业赚取。这样的现状如果得不到改善,不仅通济牧业发展不起来,武山在养殖业、种植业等方面的资源优势也将白白浪费。

    这次长聊,不仅使朱忙田和马建军在思想上产生了共鸣,也使朱忙田有了把通济牧业做大做强的想法和目标。

    经过大量前期工作,公司去年在马力镇付门村流转157亩土地,计划投资1.2亿元建设万头肉牛养殖基地,以此实现扩群增量、提质增效、农民持续增收的目的。

    付门万头肉牛养殖基地按照“养殖设施化、畜禽良种化、管理规范化、防疫制度化、粪污无害化”的设计规划,分二期建成,建设牛舍36栋2.6万平方米,青贮池5万立方米,饲养量达10000头,预计年产值1亿元,并配套建设一条有机肥生产线。养殖基地建成后将成为“省内示范、市内领先、武山标志”的标准化肉牛繁育、育肥、秸秆饲料化利用、养殖科研基地。

    武山县畜牧兽医局总畜牧师杨录有说,通济牧业万头肉牛养殖基地的规划根据省上的畜禽管理标准,邀请省上专家现场设计规划,每年能转换玉米秸秆3万余吨,带动农民增收1000多万元。

    “如果没有马县长,建付门万头肉牛养殖基地我想都不敢想。”通济牧业有限责任公司老板朱忙田对记者说。

    马建军到武山后,一直在思考着通济牧业如何做大做强。他通过调研论证后,向深交所提交了报告,立即引起深交所高层的高度重视。去年6月,深交所纪委书记魏学春带领相关人员赶赴武山,对扶持通济牧业报告的可行性进行了实地考察调研。8月中旬,深交所又派出市场推广和农牧业专业对口的专家来到武山,再次考察武山养殖业情况,并对通济牧业股份制改制从财务、法律、技术上制定了长期与阶段性发展规划。9月,深交所理事长陈东征和副总林凡一行来到武山,通过全面考察、调研、与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座谈,面对武山县委、县政府的热情和信心,通济牧业和武山在发展养殖业方面具有的独特优势,深交所领导感到报告中所提帮扶思路清晰,项目发展前景可观,符合当地实际。离开武山之际,深交所陈理事长当即向县委、县政府领导表示,深交所将会帮扶武山县将通济牧业做大做强,并表示如果通济牧业发展良好,完全可以支持该企业走上市之路,引领武山农业产业向更高层次发展。

    在深交所和县委、县政府决定拓展通济牧业发展空间之初,为解决融资问题,马建军几乎跑遍了所有驻县银行,但每次奔跑几乎都是无果而终。但当银行看到深交所和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力度以及通济牧业的前景后,几家银行先后递来了橄榄枝,积极为通济牧业融资,当前融资已不是问题。

    “县上有人和我开玩笑,说马县长是给我打工的。”朱忙田说。

    尽管通济牧业的发展早已突破朱忙田的想象,但马建军心里还有一个更为宏伟的目标,就是让通济牧业有一天成为上市公司。

    马建军说,从目前来看,在武山县委、县政府大力支持下,通济牧业建设发展态势良好。只要深交所和地方政府发挥各自优势,形成合力,全面提升通济牧业生产能力和科技水平,用三到四年的时间完成通济牧业品牌打造及上市准备工作,把通济牧业推向资本市场,将是一条艰辛但充满希望的道路。

    马建军说,希望在深交所帮扶的8年时间里,武山县能够诞生第一个上市公司。

    一天不敢忘扶贫

    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曾说过,在“双联”活动中,“东部带西部,先富带后富,共同奔小康”的模式,是一种积极的探索。

    去年5月,时任武山县县长的索鸿宾专程赴深交所,就有关对口帮扶事宜进行了对接。

    马建军来武山之前,证监会和深交所领导就告诉他,这次帮扶要改变以往传统的帮扶方式和手段,要从“输血”变“造血”,多在“造血”扶贫上下功夫,创新帮扶模式,利用金融证券行业优势帮助当地政府寻找到经济发展突破口,促使当地贫困群众创业脱贫和整体产业的提升。

    一年来,马建军几乎跑遍了武山县所有的贫困乡村、贫困企业。他一边走、一边想,通过走访调查,他认为当前武山县在扶贫工作中,还存在四大制约因素。

    “扶贫资金投入严重不足,农民特别是贫困农民融资渠道不畅,农业产业化发展水平较低,扶贫工作手段还比较单一。”马建军说。

    在武山扶贫工作调研中,马建军更侧重于了解金融扶贫工作的情况。马建军说,尤其在武山县这样一些国家级贫困县,金融扶贫工作仍然存在不少问题:比如银行业金融机构撤并,支农服务体系不健全。农户缺乏充分的贷款抵押担保品,农户贷款难依然严峻。涉农贷款需求量增加,“三农”资金供求矛盾仍然十分突出。

    马建军说,目前金融支持农业的体制机制还不健全。一是尚未建立统一的政银企支农协调沟通平台,信贷投入与市场需求缺乏统一的信息调配;二是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与农业特色资源培育、龙头企业建设之间还缺乏有效对接,缺乏金融产品对接农业特色产业金融平台;三是民间借贷良莠不齐,借贷程序不规范,无借据、无合同、高利率,缺乏担保,隐蔽性强,风险集中,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坑蒙拐骗时有发生。四是农村信用担保体系建设薄弱,信用环境不优,农业融资担保体系急须拓展提升。五是社会信用意识还比较淡薄,在信贷活动中,企业和个人违背诚信原则的行为时有发生,信贷诚信系统和社会诚信体系还不完善。六是对金融机构的监管不力,撤销县级银监会后,县级政府不具备对金融机构的监管职能,银企合作缺乏必要监管机制保障。

    马建军说,针对这些问题,在今后的帮扶工作中,深交所将逐步健全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引导发展新型农村金融组织,推进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加快建设农村金融市场保障体系,为武山县提供相应的支持和帮助,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为构建农村扶贫性金融创造良好的生态发展环境。

    由于工作关系,对金融生态的关注,一直是马建军关注的重点之一。

    令人欣喜的是,从2013年开始,深交所将利用8年时间,实施“希望种子”计划,即依托深交所自身优势,以增加困难群众收入为目标,以解决帮扶当地社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和制约因素为重点,转变扶贫开发方式,创新帮扶模式,利用金融杠杆作用,拉长产业链条,放大扶持效应,壮大产业规模辐射带动作用,使全县15个乡镇全部纳入辐射面,起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效果,发动和引导贫困群众创业兴业,从“输血”变“造血”,促使当地贫困群众创业脱贫和整体产业的提升。同时,重点扶持发展2—3户规模化生产龙头股份制企业,延伸产业链条,提高农产品、畜产品附加值,力争实现产值3—5亿元。扶持个体种植、养殖、加工专业户150多户,年均收入达2万多元。资助贫困学校2所,资助贫困大学生100名。

    通过成立融资平台,推介优势项目、产业,教育培训,机制建设,农民工技能培训等办法,充分发挥扶贫贷款的“杠杆作用”,筹集更多的信贷资金投入到扶贫开发建设中,使其与财政资金一起并肩作战,大打扶贫攻坚战,消除贫困的最后堡垒,让武山县和全国人民一道步入小康,是武山人民的期望,也是深交所帮扶的最终目的。

    马建军满怀激情地对记者说:“作为帮扶干部,看到当地农民通过项目帮扶后,生活水平提高了,收入增加了,这是我心里最高兴最快乐的。”

    一年来,马建军以饱满的工作热情,虚心学习,吃苦耐劳,克服交通、食宿、家庭等方面的困难,全身心投入武山的帮扶工作,并和当地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挂职时间很快就要到了,马建军却感觉到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完。马建军说,在武山县工作的时间仅仅只有一年,但他学到的东西却受益终身,这次在武山县挂职是他人生最大的一笔财富,虽然就要离开武山县回到原单位工作了,但他的心里会永远惦记武山这块土地和这里的48万人民,更会永远关注武山县的发展变化。

    记者手记:

    长久以来,很多人都对“挂职”这个概念有着很深的误解,甚至觉得挂职就是走形式和“镀金”的过程。殊不知,这是对“挂职”最大的亵渎。

    在挂职帮扶过程中,马建军在这片土地上大展拳脚,接触的是最朴实的农民,干的是最实在的事情,赢得农民兄弟发自肺腑的信任。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马建军在武山即将完成一年的挂职,并将把深交所帮扶武山的“接力棒”传给下一位接任者。

    未来的几年时间里,深交所的帮扶干部将怀着这样一种对武山人民深厚的情感,因习相循,薪火相传,形成一条坚持不懈、连绵不断的扶贫接力链,将而努力为改变武山贫穷落后的面貌。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辛小强
打 印】【顶 部】【关 闭